審思TPP RCEP 的狂潮

2013 0503 James

 

近年來各國之間似乎都忙著簽訂 FTA搞區域整合,台灣苦無切入機會而有迫切焦慮感,這樣的感覺再過去四五年來累積越來越深,但又無法突破,全國上下似乎陷入一個無解的圈套中,無力感很深。

強烈的焦慮感來自媒體與官方所傳播。印象中,韓國、新加坡大量且快速洽簽各種 FTA,全世界各國都忙著加入這場串聯結盟的運動,只有台灣被邊緣化了,所以台灣一定要急起直追,加速自由化、開放市場、才能加入這場競爭當中,才能挽救台灣衰頹的市場競爭力。在簽訂 ECFA 仍然無法為台灣經濟帶來明顯的助益之後,舉國上下又動員起來,將目標與希望寄託在 TPP 與 RCEP,相關的文宣、傳播、宣講、研討會大量出現在公民可以接收到的各種媒介,目標就是不要在這場區域整合的過程中缺席,決心一定要在若干年之內加入。

 

關於各種 FTA,或者多邊的 TPP,RCEP到底是什麼,上網查詢一下就能找到大篇幅的官方與智庫說帖,這些資料與論述從幾年前推動洽簽 ECFA 就開始大量在各種管道曝光,藉以宣導政令、消除疑慮、推動政策。資料量很多,考慮篇幅,本文將不再從頭開始介紹何謂 TPP、何謂 RCEP、兩者產生的背景、目前分別由誰帶頭推動、可能涵蓋的市場範圍、賽局各方的考量、受益與受害的產業、如何彌補受害產業等等,先略過常見的介紹與爭辯,直接切入幾個關鍵的問題,藉這些問題來思考這場 FTA狂潮到底在忙些什麼,到底為台灣整體的發展策略貢獻了什麼。這當然不光是台灣需要考慮的問題,也可以應用到其他任何國家來思考本身的發展策略問題,從投資者的角度,也可以藉此觀察這些國家出招的虛實與可能結果。

 

本文以三個層次的提問,提供思考:

 

提問() 台灣與中國大陸同時在2001年底加入 WTO,結果對雙方帶來的影響差別很大,甚至結果是反向的,為何會如此 ?

 

為何加入涵蓋範圍遍及全球的 WTO 沒有對台灣帶來明顯的競爭優勢,反而簽定之後還加速產業外移、造成產業空洞化、國民薪資停滯甚至下滑、國家競爭優勢不斷流失、國民自信心與滿足感大幅滑落,為什麼?;反之,中國大陸藉著加入WTO,進入改革開放以來的第三波大躍升,外資湧入、出口暴增、技術進步、工資上揚,自2011年至今國家的整體實力與市場地位大幅跳升,中國大陸的觀察家都能明顯體會到加入WTO之後帶來的爆發力。同樣加入 WTO,為何兩岸出現完全不同的結果?

 

(註: 三階段通常指的是 1978-1992 從農村改革開始實驗市場化、1992-2001鄧小平南巡排除黨內歧見將經濟特區遍地開花、2001加入WTO至今。)

 

這個問題也可以引申來想 : 加入 WTO (或者簽訂 FTA 或者TPP、RCEP、甚至歐盟等國際組織),真的就能帶來經濟起飛、競爭力優勢嗎? 或者反過來問,不加入就一定沒有希望嗎 ? 需要具備怎樣的條件、搭配怎樣的發展策略才能讓自由化協定變成國家的助力、而不是阻力呢?

 

提問()韓國過去十多年的起飛,頻頻超越台灣,是靠 FTA帶來的嗎?

 

三星與現代集團在全球攻城掠地,韓國產品與文化在各地捷報頻傳,彷彿勢不可當,發展過程中有 FTA 的幫助嗎? 1996年,韓國與台灣雙方的出口量十分接近,經過十六年之後,2012年韓國的出口量達到台灣的兩倍,拉開差距靠的是 FTA 嗎? 還是靠的是韓國比台灣對中國大陸投資布局更多嗎? 答案顯然兩者都不是。

 

韓國與歐盟的FTA於2011年7月才生效,韓國與美國的FTA更是到2012年3月才生效,這說明了過去十多年韓國在全球市場過關斬將,靠的不是FTA,而是有其他力量,例如產業創新與國家策略集中扶植所帶來的競爭優勢,韓國靠的不是開放市場而是攻入全球市場。韓國扶植其民族工業的國家發展策略一向名聲在外,包括電子電信產品、電影文化產業、甚至鋼鐵造船汽車,都是以受到高度保護的韓國市場當基地,磨練成熟壯大之後才輸出到國際市場。韓國也不特別強調要在中國當製造業的老大,而是把生產重點技術留在國內,市場目標面向全球而不是只有偏重中國市場,這些策略奏效才是韓國過去十多年超越台灣的關鍵點。

 

反觀台灣,檢視一下WTO中心所公佈的文件,在WTO的承諾之下,台灣服務業市場早就遠遠比新加坡、韓國、日本、中國都要開放太多,台灣有因此受益了呢還是相反 ? 台灣服務業有因此打開國際市場了嗎? 早就提早開放的台灣,還有多少空間可以拿來當做籌碼,跟別人交換開放市場呢?

 

再從對外投資布局來看,台灣已經是全世界投資中國大陸最高的國家,從投資與貿易兩個角度來看,台灣都是全世界投入中國最深、也是單向依賴最深的國家,卻還是被媒體洗腦覺得自己投入中國太慢太少,有人稱之為鎖國才害台灣經濟停滯,實際上台灣傾巢而出的產業外移不知不覺中早被牢牢鎖住了,困在單向依賴之中不斷消耗自主創新拓展全球市場的能力。就我們觀察,關於鎖國的論調,如同跟在外國後面搖旗吶喊 FTA,有異曲同工之處,都是缺乏正確資訊分析之後,被刻意用口水來誤導輿論,誤導發展策略的例子。

 

問題還有另外的一面,韓國的發展模式不是沒有其缺陷,也不是不會遇到瓶頸。這兩年美韓、 歐韓FTA 剛剛才生效之後,韓國經濟策略卻開始踢到鐵板,除了十多年來傾全國之力發展超大企業的戰略出現了嚴重的後遺症,產業成長也出現了瓶頸。前者從韓國大選主軸改由發展大企業轉向中小企業以及民生經濟,可看出多年快速成長的表下下,韓國中產階級消失的痛苦代價;而後者從ADB預估韓國今年的預估經濟成長率甚至不如台灣,居於亞洲之末可略見一二,而這些反效果、瓶頸點都碰巧發生在韓歐、韓美FTA 生効之後,若依照喜歡拿事件發生的時間順序來論證因果關係的淺薄分析,能不能也就此歸納出FAT 反而害了韓國呢? 我們當然不贊同以這樣輕薄的方式來論證,但是這個實際資料是不是也可以顯示,韓國目前為止成功的過程不是靠 FTA 呢? 他們是在具備怎樣的條件下、搭配了怎樣的政策才決定推動 FTA 呢? 台灣本身又具備怎樣的條件呢?

 

韓國模式的問題,台灣看到了嗎? 台灣本身的條件與處境,自己看清楚了嗎? 韓國真的靠 FTA 打贏過去十多年的商戰嗎?韓國是先搶到市場優勢地位才開始推動 FTA牽動棋局讓對手跟在後面跑龍套,還是先簽訂FTA 才強化了市場優勢地位呢? 答案應該很清楚。我們還可以藉此引申出一個論點,沒有足夠的準備就學人家開放市場,尤如拿著鋤頭菜刀,吵著說要跟船堅砲利來公開競爭,這是在提升國家競爭力,還是給產業自崛墳墓呢?

 

提問() FTA 是經貿戰,還是外交戰? 台灣需要把籌碼與希望都壓在自己最弱的一個戰場嗎?

中國的態度,讓 FTA 對台灣而言不再是經貿競賽、而是外交競賽,這卻是台灣最弱的一環,幾乎完全沒有主控空間。即使在簽訂ECFA 向中國示好之後好幾年了,當初部分人士一廂情願的以為此後就能走出一條路,至今卻連最簡單的台灣-新加坡FTA 都遟遲簽訂不出來,難道是台灣當局刻意刁難不想簽嗎? 還是到處與外國交好以洽簽FTA為戰略的新加坡不想把台灣納入自由貿易對象嗎 ? 問題關鍵卡在哪裡,答案很清楚,但台灣各界似乎不願意面對這個嚴肅的問題。

 

一旦洽簽FTA 從經貿戰成為外交戰,台灣就陷入了被動,這是國際關係的現實。台灣曾經靠經貿實力來爭取實質外交空間,策略雖然辛苦但能夠贏得國際一定的重視與主動發展空間;今日卻是拿外交談判來爭取經貿利益,這是拿自己最弱的一環當作競爭的主戰場,把資源、策略、發展方向都壓在這個最弱、最缺乏主控性的戰場,這樣贏的機會比較大嗎?

 

在國際現實條件下,即使勉強簽成某種協定了,卻是完全受制於人下,額外交換條件所簽訂的 FTA,這樣真的能幫助台灣壯大? 對手主導下的「讓利」,其目的會在於幫助台灣強化獨立自主的競爭力嗎?把台灣的未來壓寶在所謂的跨國外交談判,真的是台灣經濟唯一的解藥嗎?

 

 

本文以三個問題,直接挑戰區域整合、洽簽FTA 的一股狂潮:

1. 台灣與中國大陸同時在2001年底加入 WTO,結果對雙方帶來的影響差別很大,甚至結果是反向的,為何會如此 ?

2. 韓國過去十多年的起飛,頻頻超越台灣,是靠 FTA帶來的嗎?

3. FTA 是經貿戰,還是外交戰? 台灣需要把籌碼與希望都壓在自己最弱的一個戰場嗎?

整合起來問,該如何論證FTA 與國家經濟實力、國民整體福祉的因果關係呢?

 

經濟學課本都告訴我們自由貿易的好處不容質疑,只有開放市場、自由貿易、開放投資才能帶動國家發展與提升國民福祉,這個觀念也深植於台灣各界的主流思考當中,幾乎成為直覺反應的答案,缺乏進一步的批判與思考,我們認為這樣的論述沒有擊中問題的重點。本文主張,FTA 只是工具,自由貿易也只是工具,工具本身不該變成目的,提升國民福祉與國家優勢才是目的,工具若用得不好、時機若用得不對、在不適當的階段採用錯誤的工具,反而可能適得其反。本文僅以上述三個問題提供大家思考,這些問題能夠解答清楚,才能再來談怎樣的FTA 或者區域整合是否對台灣 (或其他任何一個國家) 是合適的策略。

 

投資者的角度看,若能看熱鬧同時也看門道,應該可以釐清各國奔波於所謂的區域整合、合縱連橫之間,誰才是頭腦清醒的下棋者,誰可能變成棋盤中忙碌的棋子。投資者站在棋盤外面旁觀,若能想辦法看清楚這場棋局,對於投資布局而言也是很重要的。

Posted by Wu James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10)

Post Comment
  • BlueHawaii
  • 立論精闢,一針見血,提出不同面向的思考,真是獲益良多,感謝您無私的分享,期待您之後的文章!
  • PHC
  • 長期潛水閱讀分析師大大您的精闢文章,受益頗多,先表達萬分感謝。
    分析師大大這篇文章一如以往,再次一針見血,看似拋出問題,但實則隱含著"真相"和"解決方案",小弟再次受教了。
    無奈,這類問題,身為投資人的小弟也曾思考過,但最後得到的答案卻是相當"穰人遺憾"的。只能說,根據分析師大大您這篇拋出的問題,小弟自認沒那個能力寫出如這篇一班精彩的文章,但小弟還是得為自己的投資定調。事實上,這個定調,早在好幾年前就已經開始執行,而這好幾年以來發生的諸多事件,只是讓小弟再次確認自己的方向無誤而已(當然,不能完全排出自己主觀上的偏見)。這個投資準則就是: 放棄台灣,(全力)錢進美國!
  • 廖同學
  • 我很欣賞您對於大眾對自由貿易一頭熱的批判!由於不是學術論文,難以以數據以及質化研究辯論,在此我想提出我對於您的提問的看法:

    我覺得非常的有趣的是,當然韓國的成功應該歸功於其戰略產業的選定與本身的體質良善,但他本來就是倚賴大企業的國家體質,因此自由開放對他來說本來就不一定是最重要的事情(我是指就其本身產業轉型的重要性來講,當然若是要與國外產業競爭還是要自由開放,但國內不一定要自由開放)。

    今天強調所謂的自由競爭,是指國內的資源(包含資金、技術、自然資源等等)透過競爭產生有效率的應用,因為浪費資源者畢竟有較高的成本,因而導致遭到市場淘汰。韓國大企業體質基本上就是,只要企業走對路,國內安分聽話(也就是面對高自殺率、貧富不均都沒關係),賭對了,國家每年GDP可以體體面面,在國際上閃耀;反觀台灣自二次進口替代的政策之後,本來就是依靠中小企業在自由競爭的世界中競爭而獲得成功。為什麼現在會失敗?因為過去可以靠低成本的方式賺錢,現在由於時代的變遷,台灣投資成本的上升而外移,這是因為思維沒跟得上時代,因此政府應該取消補貼電子業,讓它們自由競爭,甚至逼使它們產業轉型;但是在中小企業的體質下,自由競爭仍然是維繫其命脈的本質。中小企業如果沒有競爭,而是靠政府提供低水電、投資補貼供氧,那只是在吃過去的老本罷了。

    總而言之,台灣的問題是舊思維,以及政府浪費資源的補貼。但是對於國內是否應開放自由競爭上,我認為台灣仍然是需要的。
  • 愛玲
  • 真是醒世之鐘
  • 訪客
  • 自由競爭面對的如果是一個巨大的黨國體系, 包裝成一個個的商人企業, 不計成本代價只是要取得控制權, 面對這種"競爭", 開放就是開放讓敵人進來消滅本國廠商 控制人民口袋而已, 同學不妨多了解一下 黨國一條鞭的控制體系, 怎樣在權力之下, 戰勝跨國企業的, 靠的不是品質 技術 管理, 靠的是國家權力, 台灣人至今仍不清楚面對的是怎樣一個可怕的對手
  • 訪客
  • 台灣產業升級的時間點在15年前就該做了, 政府當時就該以政策逼(或誘導)廠商升級, 而不是開放讓他們用原有模式繼續逐水草 逐低成本而居, 多拖了十五年, 在也沒有低勞工 低成本的地方, 此時台灣再想升級已經來不及了, 經濟實力下滑, 後面的落後國家追兵已經趕上來要消滅這些自以為高科技的血汗工廠, 時間, 早就不站在台灣這邊, 不妨等著看那些 " 高科技" 廠商一個個被 新血汗工廠取代掉吧, 龍頭那家就很明顯, 怎麼轉型都失敗, 股價 ... 唉
  • 訪客
  • 台灣的中小企業過去二十年大概 90% 都搬遷到國外了, 跟台灣的開放不開放, 競爭不競爭, 早就沒有關係了。 剩下來這些走不了的, 就是人家要消滅的最後殘留勢力, 結果台灣把自己僅剩的籌碼一把壓下去, 遊戲規則由對方來寫, 利害。
  • 訪客
  • 想想為何20年來 韓國廠商不願意向台商那樣一窩風的到最便宜的地方設廠, 寧願分散布局? 為什麼他們要放棄這種成本競爭力, 選擇較辛苦的路, 想一下就知道了, 任何國家與廠商, 要的是能夠獨立自主的主控權, 失去主控權就全盤皆輸, 主控權體現在哪裡? 那才是真正的競爭力所在, 台灣有爭取主控權嗎? 還是在等人家讓利? 現在台灣正在享受自己種下的惡果
  • 訪客
  • 樓上廖同學, 跟您"辯論"一下, 不需要用學術文章的文鄒鄒就能輕易看得出來 :

    如果沒有理解錯誤, 您講到韓國是大企業, 所以您也同意韓國不是靠簽訂 FTA 才到處攻城掠地的囉, 那政府整天在恐嚇大家韓國簽了多少 FTA 是在虎濫誰?

    好的, 台灣是中小企業, 跟韓國不同, 中國大陸都是國營巨大企業, 跟台灣也不同, 然後台灣與中國兩者同時加入 WTO, 都比以前更開放了, 結果中國起飛 台灣烙賽, 怎麼會這樣? 問題出在哪? 果真是大企業或中小企業之別嗎?

    更加(缺乏策略的) 開放的結果, 台灣的 大中小企業通通跑去中國提升競爭力了, 提升了十年, 終於要被人家騰龍換鳥了, 才發現無路可逃, 企業跑了一二十年, 讓台灣產業空洞化, 留在台灣跑不掉的居民 一代代的年輕人薪資倒退到 17 年前的低點, 這是自由貿易的結果?

    您說, 這是自由競爭的結果, 廠商一定會找成本低的地方。 很不幸的, 全世界就只有台灣在20年內一窩風把國家實力掏空, 一股腦送往中國, 台灣投資中國二十年來高居全世界第一, 對中國貿易依賴度, 全世界第一, 還有一大堆人哭著說, 開放不够, 鎖國, 才害台灣失去競爭力 ~~~~~ 二十年的全球化過程, 廠商追逐低成本, 可是上端的廠商要你台商追逐低成本, 跨國公司對於自己人 對於掌控權可沒有省油 省料, 把最低端的省成本 失去長期競爭力的差事丟給台灣, 用完即可拋棄, 跨國企業仍然牢牢掌握標準制定權 價格制定權 市場定義權, 他們可沒有 傻到連根拔起, 把到海外搶市場 跟連根拔起漂流在海外 當成同一回事, 這就是差異所在。 白人的跨國企業到世界各地步局, 但他內心永遠是白人, 他不會搞不清楚自己是哪一國的人, 好處不會留給外國人, 只會在有需要的時候分一點給幫忙的苦力 喝口湯, 繼續幹, 不需要的時候, 他口袋滿滿回國度假去了。這叫做國際分工, 台灣人讀的貿易理論, 就是這些人寫出來的阿。

  • 訪客
  • 貿易理論講的雙方自由競爭, 讓比較利益發揮 (課本上都這樣說吧), 這樣能夠提升雙方的福祉, 這是簡化的模型, 基本的情況, 可是無法解釋今日的世界。

    現實的世界, 全球化的結果, 培養出一隻隻的跨國企業怪獸, 滿手獨占力, 控制市場, 連一般國家政府都無法與其抗衡, 這樣怎麼可能讓雙方福祉都提升, 用大一經濟學就能說明這種結果, 必然會有一方受損, 而且全世界的整體福祉還不是最有效率的使用, 因為獨占力太強了扭曲了資源的配置 ;

    新一代的巨型怪獸, 叫 黨國資本主義, 用龐大的國家力量來控制與支持 "形式上的企業", 推這些披著商人外衣的國家機器 站出來跟跨國企業競爭, 在大國勢力所及範圍內, 跨國企業同樣要敗下陣來, 不用說資本技術人才這些東東, 隨便引用 一則行政管制就能將 征戰全球的大企業一個個消滅在該國的戰場上, 不, 要先吸乾你的技術與資金才讓你消失, 別想走得太光彩。 看看多少跨國企業面對龐大的黨國企業, 吃鱉的 甚至人身安全都出問題的, 案例斑斑可考, 都是在加入 WTO 之後才發生的, 台灣, 準備好了嗎? 連世界級跨國企業都搞不贏的 " 競爭", 台灣要開放讓他進來國內 競爭? 那叫做殲滅。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