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經濟的理論思考 () 自動化的世界

2018 0129 James

 

漲跌終有時

比特幣大起大落,來自對前景的不同想像,此階段的價格波動風險來自兩個面向,一是非理性追漲、二是監管機關介入,前者屬於金融心理面,後者屬於產業實質面,比特幣的漲跌過程,應能給數位科技股的狂熱帶來參考。

 

不同於比特幣的理論缺陷與缺乏應用,數位巨擘多已佔穩市場且不斷引進應用服務,而且成長依然驚人,因此股價泡沫與否不能與比特幣相提並論,但連漲十年且九成以上評價基礎來自三年後獲利預期,當中仍然包含著很大的憧憬。目前數位巨人群處於掃蕩市場堅壁清野的階段,短期內不容易出現新的競爭者,但最大的風險來自其強大影響力可能超過社會所能忍受承擔,此後政府監管機關的介入成了常見的(必然)結局。2016-2017年起,加強監管的輿論風向正逐漸形成,會是數位科技股價的重點警示,從這個角度出發,本文將回頭檢視:數位新時代的美麗新世界,結局會是烏托邦、還是反烏托邦;社會觀念與法律政策上有哪些值得提早因應;而股市投資者雖不介入經營與政策,仍可從旁觀角度來評估,數位科技股的潛力與風險。

 

透過平台經濟的理論思考,我們探討過數位平台業提供了方便的服務,巨大的創新,同時也累積出資本壟斷、市場控制、國家與資本家大戰等問題,共享經濟的本質不是共享免費,而是透過技術進步將資本主義推到更極致,由少數資本壟斷者爭奪對整個社會的控制。而網路平台的特性,加上big dataAI 自動化的力量,將會走向何方,目前反思論述已逐漸展開,但仍不足以掩蓋創新帶來的狂喜。如果要提早一步作預判,此時就可以先想想AI的突破將可能如何發展,社會與政府將怎樣回應,這樣就能在搭上飆漲列車的同時還保持一些清醒。

 

: 比特幣價格走勢

反思數位科技新世界

自動化取代人腦與人工

十八世紀工業革命,機器替代了大量人力,也改變了社會發展的樣貌,經過上百年的演變,才逐漸創造出新型的工作需求,最終並沒有造成大量的失業。但漫長的轉型過程,人的就業技能來不及跟上爆發的科技進步,新的工作機會也需要很長時間的醞釀等待與產業轉型,工業革命之後,有至少一兩代人承受極大的調整痛苦,引發如英國盧德運動的流血反對機械化,或共產國際興起下的兩極對抗,造成全球性的戰亂。

二十一世紀,AI自動化進一步能替代人腦,電腦自動探測、分析與決策,例如律師讀文件、會計師製作財報、工程師監控機台、金融交易、室內設計,許多知識性工作都有可能被AI所取代。這次的技術跳越,人們能及時調整技能,社會來得及轉型創造足夠多的就業需求嗎? 這將是一個大問號。

據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2017年的報告,依照目前的趨勢,到2030年全球最多將有30%的人類工作會被自動化,不確定因素是採用新技術的速度。換句話說,未來十到十五年,就開始有大規模的工作可望被自動化所替代,這樣的規模與速度,恐怕不是改善教育、在職進修、第二專長、或政府救濟就能解決的,當世界改變太快,快到人類一輩子努力追都追不上,生活反而變得更辛苦。許多菁英都看到這個潛在走勢,但全球競賽下誰也不願意慢下研發腳步,那就只能看著社會問題傾洩而出。別說30%的就業機會消失,光10%就足以引發類似金融海嘯等級的社會動盪,或許半年一年內還不明顯,但三五年內應該就會帶來很大的壓力。

圖: 各國工作機會受AI影響程度的預測

Source: MGI (2017 05 What's now and next in analytics, AI and automation

圖: 各類型工作被AI替代的機率

Source: The Economist (2016 05)

分配分工問題

當機器可以替代人類完成大半工作,產出更多更好的東西,人類是否就可以有更多空閒時間來分享這個進步的果實?評估重點在於,誰掌握AI(或大數據、機器人、工業 4.0 FinTech blockchain、比特幣、數位經濟)。如果控制權集中到少數巨獸手中,超越國界、政府、法律、文化、與社會制約,那創新果實恐怕很難雨露均霑,財富集中化的問題會加速惡化。

今日的AI技術領先者正好都是控制data & platform的網路巨擘,這不是偶然,而是必然,前兩篇文章所舖墊的數位經濟理論有助於看清楚這個發展走勢的必然性。相較於工業革命,數位革命背後的推力來自更集中的資本,更強大的企業,在全球化遭到質疑的關鍵時刻,技術重大突破帶來欣喜潮背後,可能加速讓消費者失去選擇自由,擴大資本技術擁有者的控制力,全球化的負面問題會不會更難以負荷?

工作分配方面,如果由機器與電腦自動化接手相當部分的工作,只留下掌握頂尖知識、資本與權力的菁英仍將繼續工作,那麼其他的廣大人群該如何安排呢? 當前已經激化的1% 99% 之對立,如何不會更加惡化?

數位民主 or 雲極權?

除了果實分配、工作分配的矛盾之外,權力分配同樣更趨集中化。

過去政治上的自由主義者期待網際網路可以充當窮人的原子彈,人人都能自由發聲,資訊方便公開,得以突破當權者制約,產生監督制衡功能,可是發展至今,效果正在轉向。社群網路曾經催生2011年茉莉花革命卻沒能帶給中東安定與繁榮,2014年左右全球各地透過網路串連抗衡政府的風潮達到一個高峰 (大馬的烈火莫熄、烏克蘭推倒親俄總統、台灣太陽花、香港雨傘運動、歐洲新人參政等)。但此後網路社群生態悄悄轉向,社會受到演算法的過濾氣泡(filter bubble) 所分化,輿論走向兩極,共識難以形成,網路轉而被當權者與外來勢力所濫用,架空民主制衡機制,激進民粹與威權強人再度復甦。

科技式管理,透過大數據、網路監控、基因科技等,少數菁英更容易控制群眾。極端的例子已經在北韓、中國與俄羅斯展開,國家控制網路資訊,有效改造億萬人群的思想觀念,隨時隨地自動監控言行,透過社會信用評分,讓人們自動順服當權者的要求,輕微的政治不正確言行都可能妨礙生活便利,例如被扣分而買不到機票,或連座到朋友而遭排擠,這種社會環境下對當權者的重大批判與挑戰當然更難發生,人民不再是國家的主體,也失去對政府的監督制約。威權統治者在早期忽視網路力量而遭到群眾挑戰後,很快也學會如何利用網路來強化統治,馬來西亞的執政黨與反對黨間的角力過程,就能看到網路威力從群眾手中重回統治者所掌控,網路輿論戰不再只是網民專屬,而網路監控則是由掌權者所獨享。

冷戰時期西方國家曾以短波廣播穿透鐵幕,吸引共產國家民眾的內心嚮往,如今,宣傳戰悄悄轉向。極權國家對內控制網路言論,民眾隔著網路長城生活在想像中的烏托邦,對外則能利用網路穿透性,經由社群媒體來散播假消息,傳播刻意以英語或中文製播的偏頗論述與仇恨思想,挑撥社會對立,超越了主流新聞的影響力。美國大選後至今,仍有高比例共和黨支持者相信歐巴馬是伊斯蘭信徒、或者不在美國本土出生,事後經過調查,才警覺這類陰謀論的源頭不是境內的政治對手,主要來自俄羅斯,這是一場不對稱的戰爭,極權國家對內控制網路言論,對外輸出網路思想戰,過去以自由民主繁榮的軟實力來吸引對手,如今卻被打得落花流水。根據牛津大學的研究,在台灣2016年大選期間,外來的網路輿論戰急遽攀高,偏頗的FB社群、內容農場、line 傳言,大量散布虛假仇恨消息,透過即時通訊軟體在熟人圈內快速傳送,加上外圍媒體配合報導,很快就形成一波波以假亂真的輿論力量,防不勝防,真假難辨,進入所謂的「後事實時代」,這是極權對自由的回擊。

有了AI加入,全球有可能正從數位民主走向雲極權,這個過程恐怕是矽谷早期的嬉皮自由派所始料未及,目前民主社會仍在緩慢摸索因應之道。過去兩年英美內政動盪時期,歐威爾70年前所寫的名著一九八四重新成為暢銷書,作者從當時蘇聯史達林恐怖統治,推想未來所寫下的反烏托邦式文學作品,穿透時空的想像力如今竟然又一一浮現,警世之言讓人不寒而慄。如果我們還感受得到北韓的畫面很荒謬,實際上,正有越來越多的國家正在複製北韓作法,謊言當真理,真話不能講,神話強人威權,極端社會控制,而網路數位AI科技,正好是最好的控制工具。

失控的進步? 當奇點來臨?  AI機器人控制人類

數位經濟的發展除了有少數人完全控制多數人的疑慮外,另一個潛在的疑慮是機器人控制人類,或者不受約束來傷害人類。

科學家霍金、Tesla 總裁馬斯克都不斷警告人們不要「缺乏管理機制」就打開AI這個潘朵拉的盒子,因為精靈一放出來可能就收不回去,當前要加緊準備與避免AI的潛在風險,而不是搶著發展更先進的AI技術,當然反對派聲音也很大,主要來自FacebookGoogle 等業者,雙方多次公開叫戰。

根據奇點理論 (Singularity),由於電腦算力成長速度不斷翻倍,在許多領域陸續超過人腦,理論上一旦超越某個轉捩點,不斷加速的AI進步速度將是人類演化所無法競爭,甚至當AI機器人開始有了「自我意識」,就可能擺脫人類控制,進入自我演進,甚至控制人類,這個轉捩點一過,社會走向就很難回頭。霍金認為使世界產生不可逆轉的典範轉移的發生頻率越來越高,速度越來越快。

針對電腦與人腦競賽的推想,孫正義主張2018年就會進入奇點,Google 的未來學家 Ray Kurzweil則表示技術奇點的到來比想像中還快,2045 年人工智慧運算力將超越人類十億倍,透過智慧裝置與人體結合,奈米機械能夠接管人體免疫系統,修復癌細胞,改造與重製人類基因,甚至將大腦連接至雲端,虛擬與實體結合不分,或者說心物合一,人類可望永生。

聽起來科幻,但Kurzweil 過去三十年曾多次準確預測,電腦將在西洋棋、聲控、即時翻譯等技術的成熟點,實際發生時點甚至比預測更早。此刻,印度正在全面推廣 bio ID ,中國在新疆全面收集當地民眾的DNA,都不是偶然之舉,這段技術上的討論或許超過本文主旨太遠,但AI如同核能般威力強大,可以作善、亦可作惡,其影響值得社會共同關注,提早因應。

 分裂的網路 ~ 政府、企業、駭客的角力

回到本文重點,上述問題正從四面八方在衝擊著社會,如何讓科技作善而不作惡,關鍵在於問題有沒有被談清楚、利弊取捨的共識是否形成,法律制度能否有效回應,這些都是社會科學的議題,不是自然科學所能解答,也就是霍金主張此時不應該爭著競爭發展技術,而是要弄清楚怎樣發展對人類比較好。

 

針對已經凸顯的問題,美國政治界正在研擬一系列的法案,過去三十年來網路例外論下為了保護創新而幾乎不監管的原則開始轉向,以下的例子只是開始,當然反撲監管的力量也很大:

 

*FacebookGoogle 等公司正在遊說反對 《誠實廣告法案》(Honest Ads Act),該項新法案將要求網路平臺像其他媒體公司一樣,把它們的政治廣告放到大庭廣眾之下。

*201712月,美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聯合主席 Keith Ellison 引入了新的立法——21世紀競爭委員會法案》(21st Century Competition Commission Act),以應對企業壟斷及其反競爭效應。

*幾個州的民主黨國會議員候選人(愛荷華州的Austin Frerick 和德州的Lillian Salerno都在以反大型科技公司的綱領參選,參議員候選人喬希霍利 Josh Hawley等共和黨人也是如此。

*密蘇里州檢察長,霍利發起了對谷歌的反壟斷調查。

*特別檢察官 Robert S. Mueller III 正在調查俄羅斯對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要求Facebook配合調查

 

圖: 強調 Doing Good 的創業家

 

歐洲對於隱私權的保護較謹慎,20179月西班牙監管機構指Facebook在從第三方網站收集數據時,沒有給予用戶足夠的控制權,因此對其處以120萬歐元罰款。德國和荷蘭也在進行類似的調查。此前,歐洲最高法院否決了歐洲和美國之間長達15年的數據分享協議,因為Facebook被指控在向大西洋彼岸傳送歐洲人的數據時,沒有進行充分保護。在德國總理梅克爾發覺自己被美國竊聽時,曾經提出必須要建立一套歐洲的網際網路標準,避免遭到美國控制。

 

光譜的另一端是從一開始就嚴密管控網路的北韓與中國,甚至切開國內外網路連結,也拒絕外國的網路公司在當地生存,自己摸索出一套生態體系。界於光譜兩端之間的許多國家,同樣在加強對網路的管制,各自訂出不同的標準,例如越南與肯亞都要求網路公司與政府配合,提交具有爭議的客戶隱私資料。像 Facebook 這樣的大公司,開始要因應各國政府的不同要求,推出不同的商品,其中很大部分是外人不容易查覺的私下協議,例如用戶資料的隱私與監控,或演算法是否上繳,或者 data center 是否要設立在境內。

 

各國自訂網路監管標準,用意各有不同,卻也將各地網路切割開來,部分服務只能在部分地區通行,某些標準只在某些國家適用,有的協定只在特定時空生效,長期以來強調全球一體標準的 Internet 逐漸出現一塊塊的集團區塊,通行無阻不受監管的原則越來越難適用,開始出現網路主權的國界。

 

為了擁有更好的私密性,商業界也開始籌組各種新的技術與聯盟,簡單的如內部連繫的VPN,複雜的甚至不再透過公開 world wide web (WWW),從軟硬體打造自己的專門通道,未來網路世界將開始出現一道道看不到的邊界屏障。

 

另外一方面,思想上傾向反抗權威的駭客族群,運用過人技術,也在打造外人難探究竟的平行網路時空,如暗黑網 dark web,以避開政府監控。維基解密雅桑奇、史諾登等都是在遊走於各主權國家間隙的知名駭客,據稱,都在追求純淨的網際網際網路理想,爭取個人自由,挑戰當權者,但手法頗具爭議性。比特幣的早期玩家,同樣也基於質疑央行濫發法幣,發明了分散式管理的虛擬貨幣,透過網路如病毒傳染般推動影響力。

 

 壟斷地位、合法地位

雲端網際網路放大電腦數科技的能量,催生了Amazon 與阿里巴巴之類的巨人,巨量資料與高速算能的進步,還促進了AI的技術突破,為這些數位巨人間的大戰添加了更難超越的先進武器。

 

 

圖: 科技公司的壟斷地位

在美國,Alphabet旗下的谷歌佔據89%的搜索引擎市場佔有率;

臉書佔據高達95%的年輕網路使用者;

亞馬遜現在也佔據75%的電子書銷售量,在電子商務擁有無可撼動的地位。

谷歌和臉書於2017年佔據63%的線上廣告營收;

谷歌和蘋果佔據99%的智慧型手機作業系統市場;

蘋果和微軟佔據95%PC作業系統市場。

圖: 數位巨擘的市值規模

平台經濟的商業模式發展至今,已經與人們生活日常的一舉一動都連結在一起,提供的是類似公共財的基礎建設服務,但提供者是被低度監管的創新業者,而其規模都已經大到不能倒、也大到很難管,英國衛報在201710月刊出評論探討 國有化Google、臉書以及Amazon的必要性,可見問題涉及層極之高。

摘要衛報評論文章的觀點:

國有化意味著把掌控網路跟數位基礎建設的權力取回,而不是讓它們淪於追逐利益跟權利的經營工具。當這些AI公司大量累積影響力的同時,如果我們只是想著如何修改次要的法規是沒有用的。如果我們不接管這些壟斷平台,我們就是冒著讓這些企業掌有並控制二十一世紀社會基礎建設的風險。

未來,該怎麼監管,或該怎麼面對數位平台與人工智慧,將會是個大議題,觀念爭論多,也必然是各種面向利害得失的角力,目前正處於監管觀念的轉折點其結果不但會改變行業生態,也會影響相關公司的獲利前景,值得投資者密切關注。

 

 

 全球化的失序競爭

人工智慧自動化正在放大平台經濟的能量,也在放大全球化的正反面影響,快到人類思想都跟不上的自動化,威力驚人,也很可怕,誰先搶到技術制高點,如同太空競賽與核子競賽一般,具有決勝的戰略價值,早就吸引強權的爭相投入。

 

正如同個人不炒房別人也會炒,大家都搶著炒房社會就要一起承擔痛苦,這是失序競賽的特性。各國匯率競貶、爭相降稅,爭相簽訂FTA,或者爭相發展AI,深怕動作慢就跟不上,卻沒有機會弄清楚利弊,賽局困境的邏輯都很相似,這是全球化的惡性競賽,社會早已為此付出痛苦尚未緩解,滾進得更快的巨輪追逐已經逼得大家不得不往前進。

 

霍金的警示不一定有約束力,機器人還沒有失控之前,人類的爭先恐後似乎已經難免。

推想正面烏托邦

萬事必有陰陽,股價自有漲跌,本文從反向來思考數位經濟的影響,但無意抹煞其正面的效益,兩面並陳,衡量利弊,尋找公共利益與個別私利間的平衡點,才能讓新的經濟模式穩健前進。

從正面來思考數位時代下的 AI+IOTJeremy Rifkin稱其為零邊際成本社會,第三次工業革命下,人們不必勞動就能有生產果實;而如同免費網路影音或共享經濟那般商品也能越來越便宜取得,通貨緊縮不再可怕,所以比特幣所產生的物價不斷下跌 (幣值不斷上漲)正好對應新的世界模式,甚至未來根本不需要貨幣,東西都是免費的。

 

正面推想可參考

Jeremy Rifkin零邊際成本社會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tZu6XspuVA

2016 0606 通貨緊縮將帶領我們前往完美世界

 

在自動化達到極致的世界該如何運轉,已經出現有各種提案,比爾蓋茲拋出對機器人課稅,矽谷大老也支持學界非主流觀點的全民基本收入 (Universal Basic Income),甚或有主張應該國有化數位平台,這些觀點充滿爭議,也還有很大修正改進空間,但都是在為快速邁向AI 自動化社會作出構思與準備。比較難理解的是,如果生產零成本,人們不用再工作,活著的意義是否與今日不同? 屆時有怎樣的動力來推動社會進步? 如果消費價格趨近於零,那供需原理又該怎樣重寫? 少了市場供需與公共管理,那資源分配、紛爭調解又該依循怎樣的機制? 這些接近空想的理論性思考,答案還不明確,但早一點弄清楚這些道理,應該對於評估社會正在走向美麗烏托邦、是反烏托邦,或者該怎樣發展會比較好,應該會有幫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ames 的頭像
James

老年分析師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