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過後的世界 (3) 反全球化的逆流

2017 0104 James Wu

 

川普當選,震動全球,作為投資分析,如要對各國經濟前景進行評估,此刻各國內部對於時勢的理解與應變能力,社會的調整方向與進展,會是觀察重點。越多的人云亦云,越多的盲目修辭,就越少跳脫困局的可能,這點可以在思考與評估過程中放在心上。

 

分析川普的支持者背景、或者川普選舉過程的政見用語,可以歸納出有三股主要力量支持著川普的勝選,第一股來自反全球化的力量,第二股來自回歸美國本土文化的民族情緒,第三股來自對現有體制、專家、論述的失去信賴,轉成反體制勢力。這些分析在選前、選後各界有過不少論證,本文將不再詳細分析為何就是這三股力量為主在影響川普勝選 (例如分析選票或民調的增減分布,選民背景結構來推論支持川普的原因)。接下來這篇將集中討論第一股力量,全球化思潮的源由、推展過程、利弊得失、當前處境,藉以理解反全球化勢力所為何來,並嘗試推測將指向何方。

 

自由貿易的思想由來

1843年經濟學人雜誌 (The Economist) 創刊,開宗明義定位為政治、商業、農業、與自由貿易的期刊 (圖一),那時工業革命才剛剛發生幾十年,馬克斯還很年輕,勞工與資本家的矛盾才正在累積,跨國貿易的糾紛則很激烈,老牌工業國家產出過剩的產品需要輸出,不足的原物料需要向外地尋找,如果有國界障礙,最方便的方式就是以船堅炮利來打開市場,帝國主義伴隨資本主義與工業革命而來。在那個年代,貿易範圍仍多限於原物料、農產品或簡單的加工品如織布、煉鋼,複雜的服務貿易的概念還沒出線,大衛李嘉圖 (1772-1823) 的學說奠定了自由貿易的思想基礎,只要越少管制、越多自由貿易就能為各方帶來好處的論點一路推廣至今,超過170年以來,經濟學人雜誌至今仍然旗幟鮮明地鼓吹著全球自由貿易的思想,其他的社會目標都臣服於此之下。

 

實際上,在二次大戰之前,各個老牌的工業國家並非同步主張自由貿易,而是根據自身條件與環境有過好幾次的反覆,時而主張貿易自由,時而主張貿易保護,兩股勢力不斷交錯,為了擴大貿易與經濟地盤的紛爭,則經常引發了強權的爭戰。門戶與貿易流通的開闔之間,直接或間接促成兩次世界大戰,最終造成歐陸失去半數人口,全球傷亡數千萬人,至此,人們重新停下來思考怎樣的自由貿易才能有序競爭,不會引發貿易戰爭、乃至軍事戰爭。

 

圖一: 經濟學人雜誌創刊號 (1843)

19世紀初以來超過百年的時間,門羅主義 (1823年發布,專注於美洲大陸的孤立主義與貿易閉關) 長期主導美國對外政策,刻意避開歐陸的長年征戰而能持盈保泰,到了 1895年,美國工業產出超過英國躍居世界第一,能源消耗量超過德、法、奧匈、俄、日、義的總和,但當時美國仍專注於內政,陸軍只有兩萬五千人排名全球第十四,海軍比義大利還弱。

 

隨著美國國力增強,終於將眼光放諸海外,海權論成為新的思想基礎,建立海軍以阻絕外力從海上入侵,確保美國本土安全。第一次世界大戰,歐陸的權力均勢即將被德意志崛起所破壞,美國最終被動參戰,也終於體認到難再獨善其身,遂轉而調整國策,雖然同樣還是為了美國利益優先的目標,但轉向要融入全球、主導世界,老羅斯福總統與威爾遜總統的現實主義、理想主義分別上場,但都是對門羅總統的主張作出巧妙的修正。

 

經過再次的貿易保護大戰,經濟大蕭條,直到兩次大戰後,佔當時全球50% GDP 規模的美國,正式出面帶頭推動了全球化自由貿易的新一輪浪潮,也主導著世界的遊戲規則1945年終戰前夕布列敦森林會議所安排的,就是七十多年來世人所熟知的全球經貿秩序,如今這個秩序飽受攻擊,外有中俄等反美勢力要取而代之,內有反全球化的浪潮一波波襲來。

 

戰後七十年來的全球化

二戰至今,順著美國所主導的全球化,推動了許許多多國家的經濟發展、甚至起飛。在初期三十年間,多數參與西方全球化的國家都享受過經濟建設的好處,從一無所有開始,大多數人民也多能從中顯著改善生活水準,跑在最前面的美國成為世界的標竿,各國努力向美國標準靠攏 (converge) 以獲得美式的物質條件,美國則獨享規則標準制定者的優勢,持續維持繁榮。

 

隨著模式成功、範圍擴大、並複製到更多國家,全球貿易與生產的規模也越來越大,但也開始出現各種負面後遺症,環境的汙染、資源的耗損、受利受害兩族群的對立、對後進國家半殖民式的剝削等問題,讓反省全球化的理論開始冒出,1970年代就有羅馬俱樂部的學者提出「成長的極限 」,反思無限制擴大工業生產的最終結局。

 

但冷戰時期的政治對決,讓主流思潮容不下對西方意識形態的挑戰,實際政策則是變本加利。1980年代,雷根-佘契爾主義盛行,開啟了第二階段的全球化浪潮,國際化、自由化、去管制、小政府、減稅、減少勞工權益與社福支出的主張響徹雲霄,這股思潮夾著美國301貿易報復法的威脅推向各國,打開貿易障礙,擴大美國的全球影響力,卻也造成美國雙赤字的問題。雷根政策的效應一直遞延至1990年代柯林頓總統時期才爆發,推升美國國力達到另一次高峰,伴隨著1989~1991 東歐與蘇聯解體,美國幾乎不再有對手,也更強化了對本身思想主張(或意識形態) 的高度自信,當時有所謂的華盛頓共識,政治上要求民主、人權,經濟上講求市場化、全球化、自由化,一時間成為不容爭辯的真理,反抗則會被強大力量摧毀。

 

問題是: 繁榮的表象底下,累積了多少的問題呢?

2001年的911事件,敲醒美國人的大頭夢,自認正義之師推向全球的過程,引發族群、宗教、文化、與國際間的激烈矛盾,衝突蔓延至今幾乎不可收拾,有越來越多國家加入反美行列,恐怖攻擊、東西對抗、極端勢力興起,都是對美國粗暴以自身標準強套在他人身上的所謂全球一體化 (one size fits all) 的激烈反彈。

 

2008年的金融海嘯,差一步就瓦解了美國主導的全球金融經貿體系,雖賴央行們史無前例的QE手法暫時穩住了金融竄逃的危機,但經貿體系的運轉再也難以回到海嘯之前的順暢,此後至今,全球經濟成長動能趨緩,甚至貿易量出現連續兩年的下滑 (圖二),跨國資本與投資的流動同樣出現下滑,專家們爭論著這會是短期陣痛、還是長期的低迷。

圖二: 全球貿易量成長停滯甚至下滑

Source: CPB (2016 06)

 

幾十年來推動全球一體化所累積的諸多問題,長期不常浮上檯面,甚少被主流媒體、學術菁英、政治領袖認真關注,卻從暗流浮動匯聚成一股狂潮。近兩三年,反全球化的聲浪從政治不正確變成政治主流,反對繼續融入歐洲一體化的民意推動了英國脫歐 (Brexit),反對多邊架構全球一體化的民意催生了滿口荒唐言的川普當選美國總統。

 

Brexit Trump 當選,最不可能的選項卻雙雙在民主投票中成為真實,至此,擁有高深知識、綿密人脈與行政經驗的菁英族群終於驚醒 : 為何全球各地不約而同出現如此龐大的反體制、反菁英的底層力量,為何自己深信數十年的理念會遭到唾棄,為何自己的預測判斷會嚴重失準,為何七十年來始終一貫的全球化的說法也受到激烈的反撲,問題到底出在哪裡?

劣質全球化的弊害

全球化真的那麼好嗎? 自金融海嘯以來,對此我們作過大量的探討,實際上問題在這幾年越演越烈,全球體系似乎又再次面臨崩解的考驗。

 

參考

  • 2008/11 ~2009/05 - 觀點分享 全球化好嗎 (1)~(9)
  • 2013/05 ~2014/04 - 觀點分享 審思TPP RCEP 的狂潮 四篇系列
  • 2015/02        - 觀點分享 令人迷惘的經濟自由度排名 (上下)
  • 2015/10        - 觀點分享 TPP改寫全球棋局 (三篇)
  • 2016/06        - 觀點分享 歐洲分合的叉路口 (四篇)

     

    很容易看懂的數據 : 全球人均所得前25名的國家當中,有2/3 的人民實質所得比起二十年前還要低,美國人均收入中位數甚至比起四十年前還要低 (圖三),在台灣、韓國都有類似甚至更惡化的結果,這樣的結果,真是我們想要的全球自由貿易的結果嗎? 這些議題在過去不曾被認真看待,甚至還很少被研究,直到今日,主流意見則仍繼續鼓吹擴大生產、擴大貿易、擴大GDP規模、擴大全球化、繼續簽定FTA 或區域整合條約的一系列主張,卻不問,經濟發展的目的何在 ? 經濟發展的代價又有多大?

     

    圖三: GDP 增加了,多數人的收入卻減少了

     

    先把餅作大再來談公平正義分配這樣熟悉的政治修辭不是台灣獨有,而是由美國的論述界所傳開,所謂涓滴經濟學 (Trickle-down Economics),主張自由放任的市場競爭之下,餅作大了自然會有效分配給所有人獲得好處,這也是雷根-佘契爾政策主張的核心精神,帶動或逼迫許多國家的跟隨效法。與這個論述相反的現實,則是主要國家的GDP 規模在過去二三十年間,至少都擴大了兩倍,企業整體獲利成長數倍於此,大型企業的成長率更是動輒數十倍、數百倍,而有錢階級的財富則如火箭噴出般爆發 (圖四),用錢滾錢、用錢屯地炒房,惡化的分配引發1% 99% 之間的矛盾與對抗。如同21世紀資本論所展示的數據,超過半數國民的實質收入與生活滿足感不如二十年前,財富卻大量向少數技術或資本擁有者集中,這正好就是資本主義最常被批評的負面效果。

     

    早在19世紀中後期,馬克思就已經看穿了資本主義自我崩潰的關鍵所在,為了修正這個毛病,才有後續衍生出福利經濟學、發展經濟學、社會政策、勞工政策、公共選擇學派等等的學說產生。但這些修正與彌補性的思想轉成政策後,都在1980年代之後陸續被拋棄,在自由化、全球化的大旗之下,為了打破貿易障礙,其他所有的目標變得都可拋棄,為了自由貿易,可以推倒各國的疆界、法律、制度、文化、習慣、與安穩的生活空間,這不就是過去三十年的寫照,但這樣真的有比較好嗎?

     

     

     

     

    圖四: 經濟發展的果實流向少數人口袋

    Source: FRBSF 2016 1017

     

    1970年之前,歐美採取較多的社會保障政策,讓經濟成長的果實讓多數人分享,讓跟不上競爭的弱勢者得到照顧,這樣可能降低競賽效率,但能讓社會安定體系持續,這是全球化雨露均霑的良性發展期1980年代以來,英美帶頭拋棄了中道政策,將天平偏往鼓勵激烈競爭、極度追求效率的一端,透過全球一體化的擴張與深化,讓企業得以跨國調度資源,有效運用資本,確實能擴大企業的規模與獲利,但相對代價則是社會安定與體制續存,而這個代價,如今全世界都正在痛苦面對,這可說是全球化的劣質發展期

     

    為何半個世紀以來,甚至兩個世紀以來大量鼓吹的自由市場全球一體化,最終的結果會是讓多數人的收入減少? 會演變為成長果實流入少數人口袋? 最終造成體制遭到唾棄、社會對立不安,成長動能難續、甚至孕育著極端思潮竄出? 到底貿易理論哪裡出錯了?

  •  

     

    誰獲利、誰受害?

    隨著對全球一體化自由貿易的反撲,取而代之最容易的選項就是重新拿回主權國家的控執權,take back our control之類的口號在歐美各地的激進勢力當中非常盛行,反全球化、民族主義、激情的反體制主張三位一體混雜而來,也受到越來越多選民的認同,但這樣的主張反而在新興國家較少受到青睞,主要發生在歐美,為何會有此落差? 問題就出在,參與全球化分工的新興國家,較多數人民仍處於全球化受惠期,所以民意就仍偏向支持全球化;反之,成熟國家的經濟發展程度較先進,在全球化的資源交換過程中佔到優勢的是資本與技術的力量,被取代的則是勞工,可說人民處於全球化受害期,也因此,技術與資本力量 (通常與發展程度同步) 越領先的國家,反而越多人民受到全球化的傷害而開始反對全球化。(圖五)

  •  

     

    從另外一張示意圖 (圖六)中,可以看到受到全球化好處的兩個族群是先進國家的菁英、與新興國家的新興中產階級,前者如跨國企業主管、華爾街人士、後者如中國的上班族,所得成長率都很高;全球化受害者則是成熟國家的中產勞工階級、與貧窮國家的最低階層。這張類似大象鼻子的示意圖,雖然精確數值有待龐大統計資料才能確認,但大體上很直觀地指出的幾大族群分別受利、受害於全球化。
  •  

     

     

    圖五: 發展程度越高、民意越偏向認為全球化帶來傷害

     

    Source: The Economist (2016 1119)

     

    圖六: 全球化的主要受益者、受害者

    Source: Branko Milanovic

     

    這也就不難理解,當川普當選前後的種種反自由貿易言行,受到美國選民的支持,但中國政府則仍強調全球化的必要性,實際上,過去二十年間,中國可說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國家。當初柯林頓總統主張要協助中國加入世界貿易體系,期待經貿自由與發展後,中國也能逐漸轉向西式的自由民主體制,可惜這個預判失準,中國藉著 WTO 的架構,緩慢的開放市場與法規,吸納外來的資金與技術,發展出自身的工業實力,確更加鞏固了極權統治模式,並反過頭來挑戰美國主導的全球體系秩序,兩大勢力消長而對抗日易激烈,足以撼動現有國際秩序,這是全球化競賽的另外一個意外的效果,留待後續討論。

     

    對貿易理論的反思

    從上述分析,可看到對自由貿易論述的諸多爭議,整理為幾個層面來思考:

     

* 全球一體化真的有利大於弊?

* 利益怎樣衡量? 例如GDP、個人收入、生活品質、心理感受、環境、人際關係

* 怎樣的條件、時空、或階段會是利大於弊? 或反之

* 誰受利? 誰受害?

* 分配不均下,社會動盪、引發戰爭還能利大於弊嗎? 

* 利益要如何合理分配? 或如何降低「不患寡而患不均」的衝突?

* 跨國之間的矛盾會因全球一體化而降低、或擴大? 思考希臘債務危機

* 體制如何可持續?

 

根據貿易理論的比較利益原則下,進行專業分工後進行貿易的雙方福祉都會因此增加,這是基礎的理論原型,後續也發展出更複雜情境下的各種理論,但大致結論都不離其宗,就是自由貿易將會帶給雙方好處。

 

理論的邏輯推理看似很精密、很正確,但問題出在假設條件不一定成立,或者適用情境不能無限制推論,若把有侷限的理論卻被當作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就產生了今日的種種亂象。問題重點在於誤用理論,以下提出幾項對貿易理論的主要批判:

 

1. 比較利益原則要能有效發揮,乃假設兩國貿易之後仍然會重回完全就業,沒有考慮失業問題,這點假設條件脫離現實。川普在美國的支持區落在鐵鏽帶,英國脫歐的主力群在英格蘭的舊工業區,都是產業全球移動的受害地區,而這些數以百萬甚至千萬計的族群,一生能工作的時間也不過三四十年,能夠有幾次重新培養技能的機會?能有幾人可以跨國移動享受全球就業的好處?論述者把產業遷移的效果無情的推給這些善良公民「失去競爭力」「缺乏移動就業能力」,不但脫離現實,也是巨大民怨的來源。

 

2. 對照先進國家與後進國家的貿易分工,由於先進國家享受技術、資本的優勢,也就是其貿易上的比較利益落在這兩項,專長會被擴大發揮,而其被取代的就是較不具「比較利益」的勞工,結果就是全球布局壯大了美英的企業,卻以大規模的勞工痛苦為代價,從理論上可推想得之,亦可從前述多數居民實質收入下滑獲得驗證。

 

3. 傳統貿易理論只討論硬梆梆的實體貿易,並沒有對服務貿易有足夠深入的探討,未能區分兩者特性與影響,卻貿然把商品貿易理論擴大到資本、金融、勞工、非實體服務,主張應該自由跨國移動與分工,就會產生了大量的問題。如今,資本快速移動經常帶來金融動盪再反過來傷害實體經濟,這項觀點已經被IMF 的專家認同,不再堅持資本必須常保開放流動。至於移民、移工? 目前仍是造成多國焦頭爛額的難題,問題出在勞工、移民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商品,大量的人口移動產生的社會文化問題能否被承受吸納融合,這點可從德國誇口接待百萬難民結果造成社會動盪政策很快跳票可以看出來。還有土地,規模有限,無法移動,如果開放跨國資金自由投資,又會產生怎樣的結果?

 

4. 今日的全球化,無限制擴張貿易的定義,只為了方便大企業跨國攻城掠地,好處卻很少分給國內外的民眾。如新貿易條約要打破主權國家法律的ISDS (投資者與主權國爭議仲裁)、超越各國食品安全檢驗的TPPTTIP,以外力來改變各國文化、習俗、飲食習慣、社會運轉模式、乃至語言的所謂與國際接軌,都是引發衝突抗爭的來源。若只為了擴張貿易規模,就要打破這些人性的自然差別,社會能夠承受到怎樣的程度?

 

全球化不斷擴張之後最大的問題,不只在上述跨國間、跨收入群之間的利益分配問題,而在於經由放大市場規模、加快滾動速度之下,將會(或已經) 賦與資本力量過大的優勢,造成人類相對的劣勢,個人難以面對巨額的資本力量,甚至連擁有資本的少數菁英也失去對資本的控制力,而被迫進行無止盡的資本競賽。前者從資金炒房中可以看到,大多數人如何受到資本的剝削卻無力對抗;後者,例如大企業為了生存無止盡的盲目競賽,到底是 race to the top,還是 race to the bottom,已經很難看得清楚? 為了讓企業生存擴張,為了所謂的「競爭力 」,各國不斷競爭降企業所得稅、資本利得稅、甚至提供避稅天堂,還要鼓吹降低生活品質、環保標準、食安規範,這樣的全球化惡性競爭,會不會正好落入馬克思所預言,資本主義之下人類被物化 (商品化),反過來被資本所奴役的噩夢中?

 

一百五十年前,資本主義的缺陷早被預見,雖然共產主義已經被證明不是有效的替代方案,但若想將資本主義繼續推到極限,讓資本力量無限放大而忘卻人性,經濟學家只強調效率卻漏掉公平,就會錯失了個體經濟學教科書最後篇章所探討的福利經濟學,忘了真正的福利必須在效率與公平之間取得平衡。長期錯用理論,嚴重誤導政策,眾多專家學者官員們仍不自知或裝作不知,終於引發激烈乃至極端的民意反彈,透過民主投票或暴力抗爭的方式,讓整套體制遭逢重組或崩解的危機。

 

此時股市仍然歡騰,並沒有看重這些危機,宣稱最靈敏的市場效率,對於市場本身的缺陷,看來尚無能有效反應。

 

解決方案?

這是一個大哉問,超過本文的探討範圍,但作為市場觀察者,可以從幾個角度來思考未來。

 

* 貿易保護 v.s. 貿易開放 之間的平衡如何取捨?

* 民粹主張是更好的方案嗎?

* 體制內改革可行嗎?

 

如果極端的貿易開放帶來的弊害越來越多,是否該考慮適可而止? 在貿易保護與貿易開放之間、在效率與公平之間、在企業獲利張與人民福利之間、在國與國的競合之間,如何取得一個各方都較能承受的平衡點? 這個點落在哪裡,會是複雜的學理探討與政治角力的結果,但一意孤行往天平的極端走,應該就不太可能是好的答案,一意孤行宣稱唯有推動全球一體化 (或簡化成簽訂FTA)才有發展就不太可能是好的出路。

 

這個概念底下,才能讓各種論點、各方的利益,放在現有的體制平台上進行辯論與角力。目前的問題在於體制看來並容不下這樣的空間,當受害者怨氣難以找到出口,取而代之的就是反體制的激烈主張,即使推倒體制也在所不惜。選前的諸多民調顯示許多川普的支持者明知他的政見主張不可行、或選後會有大量調整、甚至川普當選後用的人更是親資本,但許多選民基於對現狀的憤怒而選擇摧毀現狀,在此時的經濟社會條件下,激進民粹的想法一旦混入理性的政策辯論之中,就輕易讓情緒成為政治動員的主力,最終結果可能不會比原本更好,甚至更糟,但正因體制僵化,對抗無解,最後就出現了最糟的答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年分析師

Wu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enshu
  • 我榜首
  • 謝謝你上來看

    Wu James 於 2017/01/17 10:41 回覆

  • keyunfeng
  • Very thought-provoking. Thanks for sharing.

    I'm looking forward reading more on investment implications. :-)
  • thanks for the response. I would think about how the capital flow shall be directed in response to the transformation. It can move either way, toward or away from the USA. Either way is possible, but why.
    Let's see.

    Wu James 於 2017/01/19 11: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