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過後的世界 (2) 金融市場的影響初判

2016 1216 James

本站謹供研究思考之交流,並非投資建議。

 

觀察 : 選後一個月的金融市場

美國總統大選在 11/9  (台北時間) 開票,結果遠出乎事前絕大多數預測,由川普當選,同時共和黨取得參眾兩院的多數,對於金融市場可以說是一個意外,不過更意外的是隨後一個月以來的市場走向,針對川普帶來的爭議政策與人格形象的疑慮僅反應了一天,隨後市場立即重回過去數年來的主軸,美元、美股大漲,相對的新興市場、黃金等標的受壓,事後的解讀是市場更看重川普提出的刺激經濟政見,如減稅、基礎建設,對於爭議性政策,在過去一個月中各界雖有大量關注與討論,但沒有主導金融市場的走向。從旁觀察,外界密切觀望著川普的人事布局與 Tweeter 發言,民心情緒上沖下洗,似乎對其執政尚有期待,也因此,對於經濟的潛在負面影響也就沒有發酵,至少暫時還沒有發酵。

 

圖一: 外界緊張盯著川普表演

 

重大事件發生後,仰賴分析推論來評估短期市場走向,抵不過資金控盤者與情緒流動的影響力來得直接。川普當選有利、有弊,或有人說短期有利、長期有弊,有人說利益馬上看得到、弊害不見得發生,無論是哪一種後見之明的解讀,終究,選後美元指數上漲到14年新高、美股接近2萬點的歷史高點 (參見圖二、三),這是很明確的現象。美元、美股牽動著其他所有投資布局的推演,包含升息的預期。

圖二: 道瓊破歷史新高逼近2萬點

圖三: 美元指數再拉昇一波段

 

基於短期股價走勢強勁,全球與DM的循環性指標如 PMI 也回穩,強化了FED 12/7 的升息信心,聯準會並預測明年將再升息三次,略超過市場預期,但因FED看數字決定政策、且戰且走態度維持已久,既然知道政策隨時可以微調,外界對FED的預測應不會太認真或過度反應。關於升息,我們的判斷是: 美國領先各國升息的方向是確定的,步調則不太確定,但最終結果將不會如以往那樣一路攀升、調高好幾個百分點的升息方式 (例如利率調高到5~7%),而是偏向宣示性、象徵性的小幅緩步調整 (例如最終僅達到1.5~2%%)因為全球包含美國在內,都面臨長期性成長動能不足,系統性結構瓦解或重組,也就是所謂的新常態,這樣的階段貨幣政策的效果不佳,財政政策呢? 外界似乎對此有不小的期待,紛紛表示將是明年的政策與投資主軸,或許只是把刺激劑當成能改變體質仙丹。

 

財政政策與貨幣政策,同樣屬於逆景氣循環性的「降低波動 」政策,可以救急很難救窮,例如降稅或擴大政府開支,都是把未來支出提早挪用到今日,最終仍須償還,對於經濟成長的潛能(potential growth)並無所助益,真正要提振體質的關鍵點是自發內生的經濟發動機是否能在救急續命階段能及時建構起來,這點目前尚有疑慮,特別又是在川普對既有體制與經貿結構的大破壞、但尚未提案大改革的階段,外界或許可以觀望,但不宜過高期待。

 

修正 : 短期操作建議

強美元、強美股之下的金融情勢推演,承襲自2012年底以來的看法,資金回流美國,新興市場受到壓力,日幣、歐元、人民幣偏貶,黃金跌破去年底部的可能性不小;油價則受惠於減產協議生效,預期將維持在生產者較能承受的區間內波動 (估計大約每桶40~50 美元),但隨之而來頁岩油恢復增產也不可避免,長期供過於求的壓力仍在,只是流血殺戮的緊張階段暫告一段落,新增一個變數,川普提名美孚石油董事長擔任國務卿,友好俄羅斯的動作明顯,或許未來有機會調整壓抑油價的全球戰略,值得觀察,現在下判斷可能還太早

 

美國升息,原則上,對於債券價格、與償債能力的維持不利,近期也有所反應,甚至有報紙社論主張低利率時代的結束,還警示利率大漲的潛在破壞。對此,或許可以稍微平和以對,畢竟歐洲、日本都還處在必須靠寬鬆貨幣的階段,美國在原有復甦步伐下僅可稱溫和成長,相對各國表現較佳,但稱不上景氣過熱,因此預期美國利率會繼續緩步調升,但大幅上升的機率不大,全球結構性的困難仍待突破,川普上任後的不確定因素則待稍後繼續討論。

 

思考 :未來一年 

此時預測未來一年的經濟金融情勢,推測錯誤的機率遠比過去幾年要高很多。

 

明年仍有幾道可預見的黑天鵝關卡,例如法、德的大選,不過這類事件,已受市場高度注目,因此即使國家陣線的拉潘女士當選法國總統,影響恐怕不會比川普勝選、義大利公投失敗更嚴重,對金融市場的衝擊也就可能不大,呈現感覺麻痺的金融市場除非真的見到歐盟正式解體、或美中開戰,否則對政治衝擊事件回應力道越來越小,但不可諱言,政治面早晚會影響到經濟面。

 

明年不容易看準的一個重要干擾因素在於美國新政府的政策走向與影響川普當選,對於許多觀察家而言是重大歷史的轉折點,季辛吉認為這是二次戰後世界秩序的終止,Ian Bremer  認為威力等同於蘇聯解體的事件,Marti Wolf 雖然沒有下定論但文章標題則提問是否資本主義的終結這樣層級的重大局勢轉折,未來演變的路徑將不會只有一條,但秩序不再之時,各方角力的紛亂將可預見,不確定性會大幅上升,有賴後續大量且精細的追蹤論證,上回第一篇我們在開票將結束前夕提出了一些研判,可供此階段參考。

 

川普的許多主張,評價兩極,甚或貶多於譽,但仍受到半數美國選民支持。此次選舉,可看成是支持既有體制與打破體制的兩股勢力對決,川普當選,則代表後者打破體制 (anti-establishment) 的勢力勝出,這股力量已在全世界許多地方同步滾進,絕非一時的投票技術性錯誤。也因此,可以預見未來的美國,將帶頭打破過去數十年的全球規則與規律,最終或許川普政策有所微調,甚至其挑選的執政團隊不少來自商業領袖,將如何回應一般中產階級與勞工的選票期待也足已讓人質疑,但要求改變(或破壞)體制的潮流大方向恐怕很難停下來

 

至於這樣層級的重大轉折,將如何影響金融市場走向,似乎目前完全不受重視,反正新局面才剛要開始,我們還可暫時沿用先前的市場走向評估 (參見短期操作建議),但布局重大轉向的可能性,必須隨時先放在心裡,因為這些變化,一定會到來,或許還不會太久。

 

明年此時,我們將可以看得較清楚川普到底是怎樣的一位領導者,他想推動的政策到底有多少斤兩,他將推倒或改變的世界秩序又將走向何方,到時候都將能有更清楚的答案。目前尷尬在於,時值選後一個月,對於多變川普一知半解的評論者包含我們在內,只能就有限的資訊進行無限的推論,正確性通常不會很好,但也還保有想像、觀望、或各自解讀的空間,或許就是這樣的空窗期,給予市場繼續盤升狂歡的機會,美股已然接近2萬點的歷史新高。但明年此時呢? 未來的一年,各界對於川普政權將從「未知的疑慮、爭吵與憧憬階段」,進入到務實的體認與評價,所以說,未來一年,推測錯誤的機率遠比過去幾年更高,但轉折點隨時出現,宜謹慎密切把握。

 

整理: 已知的川普的經濟政見

在此過程中,部分立即可見的經濟政策,隨著股市上漲而受到大量的報導,以下稍作整理。

 

  • 119日的勝選宣言 「美國的國家利益最優先。 重建美國,加速經濟成長,創造最強的經濟」。

 

  • 明年1月就任當天的行動

    (1) 表明對北美自由貿易協議 NAFTA重新談判或脫離

    (2) 表明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

    (3) 要求認定中國為匯率操作國家

    (4) 要求洗淨不公平貿易

    (5) 放寬對頁岩油氣等能源管制

    (6) 停止對聯合國之地球暖化政策之出資

     

  • 就任百日的立法方案

(1) 將聯邦法人稅率由35%調降為15%,使經濟成長朝向4%

(2) 稅制改革以阻止企業海外移轉

(3) 擴大民間投資減稅,今後10年,激發1兆美元的基礎建設投資

(4) 廢止(或重大調整) 歐巴馬的健保方案

(5) 由墨西哥負擔費用,在美墨邊境築起高牆

 

 

這裡面有許多引起大量爭論的議題,不管是貿易戰、美國勢力是否淡出亞洲或歐洲等,都讓許多人惴惴不安、或暗自竊喜。其中最讓金融投資者情緒高漲的是降稅、與基建支出,特別是降稅預計將會吸引不少企業投資的回流美國,短期內資金流入美國,能帶動美元走強,而企業獲利也會有一次性的大幅增加,這些都讓企業的bottom line (稅後獲利) 有立即性的上揚,股價當然可以立即性反應。但,代價呢?

 

企業獲利上升如果不是因為產品品質變好、或消費者需求旺盛,而是靠政府降稅,那就是拿民眾的福利去補貼企業與股票投資人,這會有一次性的帶動效果,但有持續性的傷害,別忘了川普當選的重要原因之一,來自99% 對 1% 的反抗,全球化、自由化、去管制化、降稅、鼓勵資本效率的新自由主義浪潮的弊害正在推倒既有體制,如果川普政策只是讓先前的錯誤變本加厲,這樣之下的社會穩定還能維持下去?如果此時還有人要宣傳企業獲利提升將會「自動 」造福員工與消費者,先把餅作大再來談分配的洗腦言論,那就完全看不清楚為何英國會脫歐、川普會當選、全球民意為何在沸騰,無視於全球前25 名的高所得國家當中 2/3 的人民實質所得比二十年前還少 (包含台灣在內),而這些國家的 GDP 規模在該期間大概都增加了兩倍,企業與富人獲利則數倍於此,這樣激烈的財富差距擴大、利益分配不均、甚至是犧牲多數人來成就少數人的政策觀點,如何真能繼續擴大下去。這些矛盾,在股票慶祝行情的歡騰當下,並不會自動消散,而是在激烈的沸騰,恐怕更需要政策界與投資分析界共同注意,畢竟,水滾到100C的轉捩點就會產生質變,歷史的轉捩點似乎正就在我們的眼前。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年分析師

Wu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