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9) 歐洲分合的叉路口

         (中篇) 分裂的英國、憤怒的歐洲

2016 0627 James

 

6/23英國舉行脫歐公投,脫歐派以52:48勝出,結果與選前最後預期相反,但票數差距如同民調顯示雙方勢均力敵,勝負在誤差範圍內。

 

選前一周的槍擊案曾提振了留歐派士氣,全球主流媒體、金融投資界普遍抱持著一切都沒有發生改變的主觀期待,偏頗地忽略了脫歐派勢力正在全歐洲各地持續上升,挑戰歐盟不會只停在這次公投,時代正在改變。選前兩天,大多數的賭盤、民調、評論一致看好留歐勢在必得,金融市場甚至回漲慶祝。不過,如同上文所提到,民意如流水很難預測,緊繃對峙下單壓哪一邊的風險都很高,而歐洲的大環境與國際局勢,越來越有利於疑歐派的滋長。

Part I. 分裂的英國

英國公投決定脫歐的結果,可以明顯看出英國的民意分裂,倫敦以外的英格蘭多半支持脫歐,蘇格蘭則有62% 支持留歐,正反方在全國合計看似勢均力敵,但在南北兩地,則呈現一面倒的不同意見,北方留歐、南方脫歐。(圖一)

 

圖一: 留歐、脫歐的地域分布鮮明

Source: BBC

英格蘭屬於傳統工業區,屬於80年代以來佘契爾改革的主要受害,工會力量被催毀,製造業全球布局加劇工薪階級的生活壓力,如今則面對東歐移民進入英國的低價競爭,讓這地區成為脫歐派的主力區。

 

倫敦市為了維護金融中心地位,居民偏向留歐,剛選出主張留歐的工黨 Sadiq Khan 擔任市長。蘇格蘭以農業為主,受惠於歐盟農業補助政策,普遍主張留歐,此外,還擁有北海油田收入,財政上可以自足,因此早有脫英(反對英格蘭主導)的傾向。

 

大不列顛聯合王國的兩大主體,英格蘭與蘇格蘭在歷史上曾經敵對,過去數百年英格蘭高高在上領導整個王國,近二十年來面對地方爭取權力的壓力日增,已開放蘇格蘭與北愛爾蘭成立議會。2014年九月,蘇格蘭舉行獨立公投,選前幾個月,脫英派曾經在民調中大勝20個百分點,迫使中央政府下放更多權力與福利,最終公投以 55:45 決定留在英國,評論多認為蘇格蘭是擔心脫英後就必須脫歐才做出如此決定,不過政府為此也給了蘇格蘭許多優惠條件與權力,反而有利於蘇獨發展。

 

北愛爾蘭在英國留歐的情況下,可免除與愛爾蘭共和國的邊界,所以支持留歐,一旦脫歐之後,將強化北愛脫英的動力,愛爾蘭統一運動恐將再次興起。威爾斯甚早就被英格蘭所征服,規模也小不足以自主,態度追隨英格蘭,支持脫歐。

 

地域上,明顯看到聯合王國的各成員中,脫歐、留歐兩派旗幟鮮明,自有長期歷史脈絡可循。而在政黨分布上,分裂的意見同樣激烈。(表一)

表一 : 2015 05 英國國會大選結果

 

保守黨自佘契爾夫人以來數十年來皆持疑歐觀點,反對偏社會福利國的歐盟組織,只想享受自由貿易的果實,影響所及,英國遲遲未加入歐元與申根簽證區。

首相卡麥隆對脫歐態度反覆,一方面要維繫現有體制,一方面要處理黨內競爭,原本盤算好當時多數民意仍支持留歐,大膽提出以公投決定來平息黨的分裂,沒料到近兩年的局勢鉅變,歐債、難民、恐攻三大問題持續衝擊,歐盟體制困境被暴露在眾人眼前卻難有解方,疑歐勢力在各地四起,加上黨內重要政治人物如前倫敦市長強森帶頭鼓吹脫歐與當局對立,保守黨成為脫歐派主力。

 

工黨主張留歐,但目前缺乏具有群眾影響力的領袖人物而顯得弱勢,對卡麥隆政府的留歐支持不夠強烈,結果顯示有37%的工黨黨員票投脫歐,選後工黨內部正發動要求黨揆下台的政爭。

 

蘇格蘭民族黨SNP)在2015年五月國會大選中,訴求獨立建國而橫掃蘇格蘭,吸納同屬左派留歐的工黨選票,取得選區59席中的56席,比2010年大增49席,成為國會第三大黨。該黨主張留歐,對蘇格蘭地區的壓倒性影響力也在今年度的公投中看到,但也明示著分裂的英國民意。

 

英國獨立黨 (UKIP) 去年取得12.6% 的得票率,票數比SNP多兩倍,卻因簡單多數決的選制,票源分散全國的UKIP只拿下1席議員,該黨力主英國獨立於歐盟,支持度在近年崛起,未因2015年下議院大選意外失利而消退,反而更積極在全國性公投中扮演脫歐派關鍵推手

 

整體而言,留歐派的動員不如脫歐派的積極活力,基層民意也就不斷朝脫歐派傾斜。脫歐公投本來被看成是卡麥隆首相用來牽制黨內對手的操作手段,卻演變成反歐勢力的集結,最終公投決定脫歐,卡麥隆首相隨著敗選已宣布辭職下台。

 

圖二:  UKIP黨魁法拉吉Nigel Farage面對脫歐票數領先

內鬥與外鬥才將開始

分裂的地方民意,兩極化的政治主張,很難達成共識,卻要以簡單多數決來決定下一個世代的國家體制,不論哪一方獲勝,另一方必然難以服氣,上一篇選前的預判正在此時激烈上演中。

蘇格蘭民族黨(SNP)事前早已宣稱,若英國最終違背蘇格蘭意願而脫歐,蘇格蘭將進行第二次獨立公投,上周末SNP的領袖已經展開動員;北愛爾蘭分離勢力同樣會因此強化獨立動機。甚至上周末,媒體上根據年輕人多數支持留歐、中老年人支持脫歐,或英格蘭支持脫歐、蘇格蘭支持留歐,而報導各種煽動質問 「為何要讓不相干的XXX決定我的未來 」,這些反民主的言論正突顯選輸不認帳的脫序,待激情過後應該會有所節制,但無可避免的,英國將面臨國家分裂的強大政治壓力。

推動公投卻意外 引發英國脫歐的歷史性轉折,卡麥隆首相必將負上歷史與政治責任。本已鬆動的兩黨政治傳統亦將因留歐、脫歐的政見差異,可能版圖重組,部分保守黨成員可能流向 UKIP ,留歐不力的工黨則早已被SNP瓜分大多數在地選票,兩黨輪替執政的傳統也越來越難維繫,英國內部跨黨派合縱連橫 (大亂鬥) 即將開始,政黨交叉競爭在歐洲多黨制國家很常見,英國要慢慢習慣,長期而言還不是大問題,只是在艱難徬徨時刻內鬥會更弱化英國的國家力量。

對外方面,英國與歐盟的關係,將進入難以預測的階段,因為歐盟條約對於成員的脫離,僅規定有兩年的過渡期,至於如何過渡,全賴成員國協商而無往例或規定可循。德法將與英國進行一場未知路徑與結果的博弈,上周末,歐盟領袖已經緊急會議決定要求英國盡速依照條約啟動脫歐協商機制,不允許空窗期拖延太久產生權力真空與混亂。不巧的是,歐洲地區正面臨多事之秋,英國脫歐的衝擊將加劇歐盟處理相關問題的複雜度,本來就已逐漸上揚的各國疑歐勢力將會效法英國,各國內部的地方分離勢力 (例如西班牙的Catalonia)也會受到鼓舞,更加鬆動歐盟的認同凝聚力與政治領導力。

 

歐盟不斷擴張勢力範圍幾十年之後,正出現一個接著一個要求分離的壓力,分或合,兩股勢力從Brexit 開始,出現了此消彼長的交叉點。

Part 2. 憤怒的歐洲

荷蘭公投否決歐烏協議

荷蘭於201646日公投中以62%38%的票數否決了2014 3 月歐盟與烏克蘭所簽署的結盟聯繫國協議,該公投雖無法律強制性,但荷蘭政府已經表示將重新審議該案,並與歐盟協商如何修改歐烏協議。該法案本已通過歐盟27國簽署,卻在荷蘭公投中受阻,特別是歐盟創始核心六國之一的荷蘭,竟然也出現反對歐盟東擴的民意,直接政治衝擊力不小,反映的歐洲民意走向更加值得關注。荷蘭極右疑歐派的自由黨(PVV) 黨魁 Geert Wilders 評論:「這是民眾對布魯塞爾和海牙的政治菁英們投出的反對票。」

 

 

疑歐極端勢力興起

金融海嘯之後,順勢引發歐債危機,暴露出歐盟體制的缺陷與難解;全球化所標榜的自由移動帶來的好處沒有分享給普羅大眾,卻成為是1% 99% 的激烈對立,對於全球一體化的深刻反思乃至反對在各地激烈上升中,這股思潮的隱約轉向(越來越明顯),在歐洲推升了各地的極右、極左派勢力興起,主張或有差異,極右派反對移民、極左派批判金融肥貓,但共同點都是要求恢復國家主權、反對歐盟跨國主義,這股力量已經拿下匈牙利、波蘭的執政權,不光疑歐而是直接反歐盟的法國國家前線(NF) 拉潘女士,則有機會在明年總統大選中取得執政權。

 

匈牙利 Fidesz & Jobbik

2009年匈牙利GDP 衰退為半個世紀以來最嚴重,2010年大選,民粹保守主義立場的政黨Fidesz奪下超過2/3的議席,極右政黨Jobbik,則在2014年的國會大選中成為第3大黨 (圖三)。強調馬札爾人主義的Fidesz 上台後從各種歐盟價值中退卻,修改憲法對法官進行嚴密的政治監督,規定政府有權控制個人的道德操守和信仰,改變選制偏坦Fadisz,控制媒體,打壓公民團體,20164月聯合國毫無保留地批評匈牙利的人權狀況。

 

青民黨Fidesz總理Viktor Orban 強烈疑歐派,視普丁為從政模範,烏克蘭衝突中多次偏離歐盟主張,私自與俄羅斯合作,鬆動歐盟對俄制裁決議,卻仍能在2014年大選中再次取得四年執政權 (圖四)如今面對中東難民湧入歐盟,匈牙利首當其衝,更強化了民族主義與管控邊界的主張。

 

圖三: 匈牙利極右派勢力主導政局

Source: 2016 0522 NYT

圖四: 匈牙利總理與普丁關係密切

波蘭 Law and Justice 法律正義黨

在烏克蘭危機中,與德法共同帶頭領導歐盟與俄羅斯周旋的波蘭前總統Donald Tusk堅定支持歐盟價值,去年卸任後轉任歐盟高峰會主席。不過,201510月波蘭大選後政黨輪替,疑歐右派法律正義黨上台,隨即展開一連串扭轉前任政府的政策,如同匈牙利那樣開始打擊異見、立法控制媒體,任命親信法官組成憲法法院,歐盟多次關切波蘭的局勢發展,但過多干涉恐又刺激波蘭民族主義的抬頭。

Source: 2016 0522 NYT

 

奧地利 Freedom Party 自由黨

2016424日,奧地利大選,反移民極右派的自由黨聲勢領先,最終以些微差距落敗,但政治版圖的激烈變動,曾是政治禁忌的種族議題重新擺上抬面,都讓人警覺到孕育納粹的南德與奧地利的不堪過去,戰後當地雖發展成歐盟生活水準最高的自由富庶地區,卻在移民難民問題衝擊下,民意激烈轉向,埋藏在意識底層的某股力量似乎蠢蠢欲動,非常值得留心。

Source: 2016 0522 NYT

法國 National Front 國家陣線

在一波波恐怖攻擊下,法國排外氣氛高漲,法國國家陣線 National Front 勢力近年崛起,激進排外反歐的黨魁 Marine Le Pen被評估或將有機會爭奪明年總統大選,這已經不是天方夜譚,如果成真,效應會比英國脫歐更震撼。

Source: 2016 0522 NYT

 

德國 AFD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德國另類選擇黨)

歐盟續存、歐元危機的支柱德國,基於對二戰的虧欠與反省,長期教育全民須尊崇歐盟價值的政治正確觀。當面對難民死難照片,梅克爾總理豪氣宣布今年將接納100萬難民,南德地區民眾自發性歡迎並接待湧入的難民,等到現實條件承受不住了,德國人開始說出個人的內心真話,而不是社會制約的集體觀點,反移民的聲浪突然高漲,衝擊梅克爾的聲望,也衝擊維繫歐盟統合的核心價值。創黨才三年的AFD 已經取得州議會與歐洲議會席次,該黨主張反歐洲整合、反移民、反墮胎,民調顯示2017年選舉該黨將持續擴大勢力,即使在歐盟最核心的德國,民意都開始鬆動。

歐洲其他各國的反歐勢力

英國 UKIP,在本輪公投中大獲全勝

荷蘭 PVV 自由黨

義大利 五星運動 M5S,疑歐派,推出剛當選的羅馬美女市長

芬蘭 True Fanns

瑞典 Sweden Democrats

挪威進步黨 Progress party

丹麥人民黨 Danish Peoples’Party

圖:義大利五星運動素人當選羅馬市長 (20166)

 

圖:挪威極端右派種族主義者、冷靜的恐怖攻擊兇手(20117月)

Source: Financial Times (2011 07)

 

物極必反? 歐盟統合倒退?

英國脫歐的決定,讓許許多多人感到意外,不少人認為是英國人受到民粹操弄的一時錯誤選擇,金融市場將其視為黑天鵝事件,甚至有人突發奇想提出要否決公投決定的講法,這些才更可能都只是一時的情緒反應。實際上英國的脫歐派一路上都不是少數民意,只是脫歐後會如何發展,遠超過世人想像,不確定因素太高,所以大家多偏向主觀認為 應該不太可能通過脫歐,卻忽略了客觀上脫歐主張已經在歐洲各地烽火四起,聲勢越來越大。Brexit 一舉讓疑歐派勢力向前突進一大步,有不小可能性將演變成為脫歐、擁歐兩股勢力此消彼長的歷史轉戾點嚴重的話可能成為歐盟分裂的開端、或至少必將抑制歐盟進一步的整合,讓急需擴大整合來化解危機的歐盟進退兩難。

 

為何歐盟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未來將走向何方? 在做出下一個趨勢判斷之前,最好深入探討、弄清楚問題的關鍵。表面上,歐債、難民&移民、恐怖攻擊,三大挑戰從正面衝擊歐盟的體制缺陷,挑戰歐洲人(乃至全球主流價值)長期以為理所當然的政治主張,然而這些表面問題背後,理解盤根錯節的歷史、文化、政治、經濟的矛盾衝突,才是解開歷史重大問題的鑰匙,留待下篇嘗試進行探索。

 

: 美國政治漫畫家眼中的 Brexit

SourceFacebook of Matteo Salvini (Italian MP)

, , ,
創作者介紹

老年分析師

Wu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