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改寫全球棋局 下集

~ 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7) ~

2015 1023 James Wu

本回文章將討論TPP成立後如何改寫國際競賽的棋局,分析強弱地位升降,台灣可能的回應,與投資方向評估。

六、國際經貿格局的轉變

對全球GDP的影響尚難辨明

金融海嘯以來,全球化出現回檔,貿易流、資金流、FDI 等面向的指標持續下滑或低迷,為了推動經貿擴張或經濟發展,一種流行的處方是要加緊簽署各類跨國貿易協定,再推升物流、金流、人流來刺激成長。然而,持此論點者,並沒有說明在過去十年當中,雖然全球FTA簽訂的數量大幅增加,為何全球化的各種指標卻仍出現停滯甚至反轉。從理論探討上來看,FTA所產生的貿易創造效果、或貿易移轉效果,何者為大,學術界仍沒有定論,也就是利弊尚難定論(*: 此論點可參見朱敬一序, ECFA:開創兩岸互利雙贏新局面,遠景基金會2009出版,該書各篇論文傾向支持ECFA政策的必要性,朱院士在總序中則談到在學理上對FTA的利弊效果尚未有定論,台灣推動簽約的主要目的是擔被排除在貿易壁壘之外。)

 

這帶出一個題目: TPP 將對於全球經濟帶來利多還是利空? 影響程度多大? 本文主張此答案事前難有定論,甚至事後也難釐清單一因子的影響。評估政策效果,市面上的說帖常常比對各國簽FTA前、後幾年的經濟表現,用以證明簽約的效果,這樣的分析犯了基本的科學方法錯誤。影響經濟表現的因素千百種,光比較簽約前後的經濟數字,如何能確認(或釐清) 數字的差異有多少是來自FTA的簽署? 然而這類輕薄的論述方式在過去幾年中被大量引用乃至宣傳,缺乏分析訓練的人很容易被誤導,有訓練的人也要耗費資源不斷重複討論或批判沒有價值的政策論述。實際上,從這類圖表對照間,很容易就能找到論證的矛盾,也常常可以用同一批圖表同一套邏輯歸納出相反的結論,因為在研究方法上就出大錯了,智庫專家們卻仍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在這些近乎詐騙的假分析上。

受過較多訓練的經濟技術專家們多採用Global Trade Analysis Project (GTAP) 模型,原始設計是用於貨品貿易方面受到降低關稅或降低貿易障礙的影響評估, 延伸用來模擬簽定FTA/RTA將對全球/區域/國家的GDP 帶來多少經濟或貿易成長,或對於圈子外的競爭者可能帶來怎樣的影響。

GTAP模型的應用只針對GDP規模或貿易流量進行影響模擬,模擬的有效與否首先建立在搭配的GDP總體預測模型夠準確 (常用的稱作CGE 一般均衡模型),我們都知道這類模型的預測經常很不準確,常按季度連續大幅修正預測,年初估4% 年底變 1%也習以為常GTAP模擬分析並不能處理更深層次的FTA影響,例如競爭後的利弊分配、產業重組轉型的衝擊與演變過程、國民就業、薪資所得、資金沖刷 (是否要開放外資自由移動來炒房)、公平正義 (1% 99% 的對立)、文化衝擊(要不要開放吃基改食品)、社會影響(開放外來移民移工之後)、主權鞏固 (以商逼政、司法介入)、國家安全 (跨國政商集團、新聞獨立、言論自由受損) 等重要面向,這些都不納入 GTAP的評估範圍。光就GDP或貿易數字的影響評估來談,通常被引述的GTAP分析結果幾乎清一色,強調簽訂FTA會帶來貿易增加或經濟成長的好處,對於沒有簽約的競爭者帶來負面影響,這個答案實在太廉價。如果FTA 帶來的都是好處,此時全球經濟情勢應該一片大好、全球物流金流應該加速才是,實際並非如此;若以個別國家來看,墨西哥簽了全世界數一數二多的FTA,發展仍舊落後,南韓則是先靠國家扶持產業打開了市場與品牌,接著才以簽FTA來讓競爭對手陷入被動被包圍,這些已知的事實之下,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們為何還是宣傳簽FTA/RTA就一定必要。

實際上,GTAP模型中的諸多簡化假設條件在現實中不會存在,例如假設簽FTA後仍保持充分就業,假設消失的產業從業人員可以順利找到新工作,結果當然不可靠。 甚至模型使用者還自行把貨品貿易的評估模型任意擴大用到服務貿易的評估,貨貿、服貿兩者的交易型態與競爭特性差異太大,舊模型難以捕捉新經濟的運作方式,如果囫圇吞棗丟到黑盒子中跑模型數據,得到的結論可信度太低,自然不適合拿來當作決策依據。本文不擬再細談GTAP研究方法的缺陷,學術界已有相當多的論證,只是目前並沒有更有效的量化模型,但這不表示我們就要採納充滿缺陷的評估結果,畢竟答案很可能是錯的,而評估錯誤的社會影響太大。

更深層對自由貿易的理論爭辯,起始於李嘉圖的比較利益法則,本來只是最簡化的兩兩貿易情境下、在嚴格的假設條件下,才會得到貿易對雙方都有利的結論,但經過兩百多年的演變,理論被無限制擴大套用在多國、多產業、複雜供應鏈、競爭實力差距過大的對手間的貨品貿易競賽,甚至還引申套用在鼓吹貨幣、資金、勞工、土地的跨國自由交易,形成今日全球化的樣貌,包含土地投機、金融風暴頻繁、貨幣巨幅波動、1% 99% 的對立、跨國企業變成失控的怪獸等。即使是貿易理論大師 Krugman 1990年代就已經提出理論檢討批評,另一位諾貝爾獎得主Stiglitz 多年來更是立陳當前全球化自由貿易帶來狂飆失控的災難,這些根本性、革命性的批判我們可以先放在心裡,本文僅按照現有的全球化競賽邏輯來繼續評估。

 

餅不一定變大,但分配會改變

從上述的討論中可看出,FTA/RTA 的貿易創造效果不一定大於貿易移轉效果,把相關簽約對象加總起來,整體的 GDP或貿易流量是增是減,影響方向並不明確,但個別國家與產業的強弱區分卻會明顯擴大。用通俗的話講,簽了TPP不一定把餅做大,只是分配會改變,因為貿易與競爭的條件改變了。

美國是TPP最大的受益者

TPP的條約內容、與簽約對象,始終是美國主導,參與談判的國家雖然也會有爭執,但從可得資訊中看來,爭論是建立在美方設定的主題架構上來討價還價,最終協議中仍大幅偏向有利於大型企業的跨國營運,但很可能傷害中小企業、弱國產業、受薪階級、廣大的小農,這也是美國民主黨反對TPP的主因。若從國與國的利害來看,既然美國獨佔全球跨國企業的龍頭,自然受惠於TPP 最多。充滿爭議的TPP條款,怎樣偏向美國的產業發展利益,請參見過去的系列文章。

詳細分析請參考

l        2014 0214 - 觀點分享 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4) 美國的戰略四支箭

除了該文中所述,諸多TPP條款斧鑿痕跡甚深可說是為了美國大企業量身訂作,想要開拓的新領域也多半是美國已經領先的產業,包含金融、醫療、生技、農產、雲端網路、知識經濟等,美國先建立了技術、知識、營運上的優勢,現在才透過TPP來打開全球市場。這些新領域包含了不一定成形的商業模式,也遠脫離傳統貨品交易的可測量性,很難以現有的經濟模型來評估其未來變化與TPP的影響程度。不過,可看到的是,美國透過TPP來打通國界與法規屏障,好在這些領先的領域中繼續創新、擴大地盤、主導標準,更重要的是這類產業的共通特性是贏者全拿,也就是讓美國繼續掌控全世界經濟。至於未來能走多遠,自然還要看公開後的條約細節,也要看業者本身爭不爭氣,但大方向TPP有利於美國企業的競爭地位是很清楚的,從已知初步條文中也可判斷影響層面、幅度將很可觀。

量身訂作、主導規則、制定標準,都是產業競賽中的上策。美國的競爭策略,向來不與落在後頭(落後)的國家競爭土地審批、用水用電、廉價勞工、法規寬鬆、低稅賦、低環保、官商勾結,而是不斷跑在技術與標準的最前端,搶佔產業領導者的利益分配權,透過TPP 美國正再次拉開與競爭對手的差距,鞏固市場領導地位,台灣的企業卻還停留在登報高呼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

有國家受益,而餅不一定作大,那就會有國家受損了,這正是 FTA/RTA 的問題所在,不適應美國標準的國家或產業、被排除在美國標準之外的國家或產業,都很可能會受到TPP傷害。簽了TPP的國家也可能受害,沒有簽TPP 的國家則會被排除在圈子外,也就是被貿易壁壘所害,本文以下著重對國家別的強弱影響評估,產業別涉及複雜的供應鏈結構,需要更細緻的論證才好有結論。

美國藉TPP站上 FTA/RTA 狂潮的浪頭、其他國家擔心被淹沒

隨著105TPP實質協議達成,南韓擔心跑輸日本、印尼泰國害怕被越南搶走訂單,紛紛表態要盡快加入TPP這正反應FTA/RTA 遊戲的精隨 : 簽了約不一定有利所以猶豫再三,但一旦有人開頭簽約,競爭者就要被動跟隨,寧願降低標準甚至不惜代價,也要搶著跟上來。而跟上TPP正好就是自動跟隨美國主導的遊戲規則、與經貿秩序,讓美國站上這波競賽的制高點來主導棋局、分配利益、決定誰能參加談判進入小圈圈,這是第一個對美國有利的面向。

美國挑選的TPP 第一批成員國的考量為何,此時已能看出背後的策略。如同對弈落子一般,在東北亞先拉日本就會牽動韓台,在東南亞納入越南就會刺激其他周邊國家,策略性的挑選對象,而非包山包海,一方面可降低談判阻力,一方面點火帶動跟風,讓其他沒被選入談判的國家陷入被動,此時,陷入最被動的好是中國。經由TPP改變了賽局情勢,美國弱化了主要對手的競賽地位,這是第二個有利面向。

過去兩周,中國內部的輿論忙翻天來討論TPP,有主張要盡快加入,有主張要以TPP來倒逼改革,有主張要以內需來降低衝擊,有主張要加速RCEP FTAAP這些討論應該都沒有看清楚局勢,TPP設定的標準而言,中國在可預見的未來根本無力承受,也不願意接受。試問黨國資本主義如何採用美國的市場競爭標準? 中國目前需要、或想要的改革方向,不一定是美國設定的TPP議題,實際上是相差甚遠。所謂21世紀的高標準 」連歐盟都不一定認同或適合,何以要趕忙著套用到市場化程度與市場機制都還遠遠落後的國家? 門戶開放帶來的衝擊乃至要鬆動國家控制可能被一黨專政者所接納嗎? 透過TPP既鞏固了認同美國價值的盟友圈,也戳破了假自由、假市場、假開放的文宣謊言,讓戰略對手陷入進退兩難,讓觀望者找到依循的路徑,這是第三個面向的有利點。 

從競爭策略上來看,美國設定了議題、主導了標準、選定了參與者與排除者,帶頭形成小圈圈後,對內鞏固新興的產業模式,對外產生磁吸效應拉進更多國家參加美國主導的競賽,還邊緣化了戰略對手,TPP整個翻轉了亞太地區的經貿棋局,一舉多得,美國當然是最大贏家。這也是為何我們在 2013 0705 - 觀點分享 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1) 美國的再起,指出全球競賽的新格局中,美國地位正冉冉上升,而不是那些表面GDP成長數字較高的新興國家。

中國陷入被動

陷入被動的中國,此時較可能的另起爐灶,例如最近又趕緊接觸印度,洽商聯手推動 RCEP。不過RCEP是較低開放標準的協議,概念上等於被TPP條款包含在內但開放條件又不如TPP,假使有參加了RCEP卻沒有納入TPP的國家,還是無法有效避開被TPP 排除在外的貿易壁壘效果,這樣的邏輯下,會促使各國偏向採用TPP標準而跳過RCEP

RCEP開放標準較低,衝擊本該較小,原先所面對的困難,在於涉及10+6國,把亞洲幾乎全包括在內,各國利益、主導權、與政治立場上的分歧大,才造成談判進度慢。現在面臨TPP的領先達陣,RCEP會更順暢嗎? 還是TPP 採取「 跳棋式」的佈局,將會更快吸引南韓、印尼、泰國加入 ,乃至擴大到菲律賓、台灣的連動效果來得更快?

廣義的亞洲自由貿易區,或所謂FTAAP,不論是採取TPPRCEP、還是其他模式,都可以作為區域整合的基礎。如今TPP 已經取得在12國的佔有率、也建立了市場標準,後續就容易引發追隨者的看齊跟隨效應,另外要重建一套標準的成功機會就會大幅下降。錄影帶的BetaVHS之爭,PCMacintosh 之爭,也是這樣的規格競賽、西瓜偎大邊、路徑依存的遊戲,這些都是基本的經濟原理,但從GTAP評估中無法看出來。

近年來,中國挑戰美國全球領導地位的雄心勃勃,已從多面向逐步建立另一套跨國組織、經貿標準、聯盟體系,佈局落子頗具巧思,規模也逐漸擴大中,但在亞洲經貿的標準與結盟這一賽局,再度被美國拉開距離,在此局面翻轉的條件下繼續爭逐並不容易趕上。後進挑戰者只能尋找破壞式創新來打破既定標準,因此硬拼RCEP 可能就不再是好的策略,倒是一帶一路OBOR戰略,雖然仍要斬荊劈棘而且路途遙遠,卻可能拉開另一條戰線,而且是針對美國力量轉弱的區域來見縫插針另成一個棋局,後續兩強競賽仍有可觀之處,值得深入追蹤。

WTO 2.0 : 區域整合 or 區域綑綁?

接續前段評估,可預見的未來,研判中國將不會採納或加入TPP的規格,若想推動RCEP來硬碰硬追趕TPP 也可能已失先機,對不參加TPP的中國最佳策略是避開此不利的戰場,另尋機會。

然而,如果還是要繼續推動RCEP 甚或中國版的 FTAAP? 表面上,這些倡議都宣稱是在強化亞太區域整合,但RTA真能有效消除國界嗎? 還是在一個接著一個的協議徑賽中,製造了更多的壁壘呢?

 

TPP 開啟了 WTO 成立以來最大型的跨國貿易協議,為WTO 2.0 版帶來生機,目前成員有 12 國涵蓋全球GDP 40%,第二輪可望還有幾國加入,但仍非一體適用全球,對非會員國形成貿易壁壘的排擠效果。如果後續又多了個 RCEP ,涵蓋的成員國、適用的條件又與TPP不盡相同,產生的就不光是對非會員國的排擠效果,還有制度混淆的效果 (Spaghettie bowel effect) ,以及兩個體系為了搶主導權的過程,很容易脫離理性評估與制度設計,而是陷入互相丟泥巴的泥淖戰,race to the bottom 惡性競爭區域整合的成功關鍵在於跨國協調下達成共識,而非爭奪主導造成相持不下,歐盟統合的好壞經驗給了許多的啟示。如果亞太地區出現兩大強權、兩大體系的競爭,結果是會朝向區域整合、區塊壁壘、還是互相綑綁難以前進,答案應該不難想見。

七、台灣的選擇

台灣長年受外力打壓,在經貿外交簽約戰中難找到施力點,忙了十多年在 FTA 大賽卻成果不多,舉國擔心被邊緣化到近乎失去理性,還出現妄自菲薄的諸多怪異論述,例如認為台灣不夠自由開放怕跟外界競爭所以才無法簽FTA,甚至有失敗主義的系統性宣傳台灣已經不如落後國家開放進步的印象,這類說法很可能已經陷入對手設定的思想戰、輿論戰的圈套,意在瓦解台灣的存在價值與生存意志。除了在FTA的狂潮中被排擠之外,幾年間,台灣產業加速整併融入中國經濟圈內,統計數字上是對中國大陸的貿易、或投資佔國內GDP 比重雙雙高居世界第一,實際生活中,則是廠商大規模的陷入黨國資本的政治控制,經濟生命線單向依賴,就弱化了競爭籌碼與戰略迴旋空間,此時的棋局,台灣陷入受制於人,而面對的還不是一般的貿易競爭者,而是要精心佈局等著全吃的強大對手,不過這場棋局尚未終結。

類似上述的敏感議題,在台灣,言論自我審查的情況已經很明顯,許多人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也不敢隨意議論。等到壓力累積到高點,才有太陽花運動一呼百諾,社會動員如同灑豆成兵,遠非任何政治團體或人物所能煽動,這是民主體制的自我防衛機制在發揮功能,讓過度傾斜的政策、被外力控制的國家主權開始再平衡,而國內政治天平的回調,正好遇上國際政治天平的轉向。

美國展開亞太再平衡政策,從軍事、外交、經貿三面向同步進行。以美日安保升級為軸心,向區域內各國幅射來擴大軍事外交同盟,以TPP作主導經貿競賽的平台,合縱連橫擴大全球影響力,這些戰略調整的最主要目的當然是要因應崛起大國的挑戰,此佈局在2015年已然成型,TPP正是其一要件。

在上述的環境下,台灣要如何面對FTA簽約戰、如何因應TPP成形下的區域整合或競爭? 如果把台灣當作一個利益共同體,或一個主權國家,那如何謀求最大的國家利益,就成了策略的目標,經貿競賽策略必須搭建在國家戰略的選擇之上。

 

夾在強權爭逐中間的較小型國家,怎樣取得生存與發展空間? 從這個方向上來思考後續該怎麼下棋參賽,答案就比較明朗。央行操盤有柳樹理論,國際關係上有風中之竹的說法,都是無力主導局勢者常能適用的策略,既然力量不如人,就只能借力使力,在兩強施力中順勢擺盪卻又不失基本立場,不能靠蠻力硬拼。

十多年來搞得灰頭土臉FTA大戰,如今內有再平衡依賴中國的社會共識,外有亞太再平衡的美國戰略佈局,正好一拍即合。從去年中以來,我們已經在幾篇文章中暗示、明示這個即將來到的全球局勢翻轉,台灣若能順勢接球,就能突破FTA的圍困戰,突破被堅壁清野、經濟生命線被切斷的威脅,繼續走一條正常的經貿競賽,靠技術、靠努力、靠實力來與全世界比產品、比服務、比頭腦、比策略,不過,前提還是競賽的規則、棋局形勢必須先布局好,才有可能光明正大的公平較量。

另可參考

l        2014 0430 - 觀點分享 借力 TPP RCEP

l        2015 0310 - 觀點分享 令人迷惘的經濟自由度排名 ()

TPP 給台灣帶來突破FTA包圍戰的契機。研判中國將不會參加,而繼續找誰參加美國能夠主導,日本基於戰略考量強烈支持台灣,台灣內部兩政黨都支持此案,研判台灣加入TPP的可能性不小, 須知目前突然冒出這個局面並非自行努力的結果,但局勢轉變確實帶來有利於台灣突圍的契機,只看台灣的決心與巧思能否把握機會。如前所述,能先突破TPP的缺口,就有連動效果,可以形塑有利形勢擺脫政治打壓,讓台灣未來較可能依據自身條件來洽談其他的經貿協議,認真評估每個 FTA條款的利弊得失,而不需再為了怕被邊緣化就隨意簽約,不需要被人用槍抵著頭作決定。果真朝此發展,台灣同時更該關注的是此後要拿什麼產業內容與其他國家來競爭? 還是那些老掉牙的行業嗎? 看看先進國家跑在前面,都佈局發展了哪些新行業,台灣還在抱怨缺水、缺電、缺工、缺地、缺人才嗎?

參加TPP的代價與衝擊當然很大,但能創造有利的戰略形勢,突破完全受制於人的困境,很難想見台灣不把握機會參加TPP還有其他更好的策略。不過,如要洽談TPP,台灣要先想好要爭取什麼,能承受什麼,不能承受什麼,該如何形成社會支持,該如何讓對手信服。重要的是,談判者要有綜觀全局的觀念,看清楚 TPP RCEP狂潮的賽局本質,不能拿傳統的、低位階的經貿開放一個產業換另一個產業的老思維,更不可能再搞哀求讓利的投降式協商,TPP戰略所帶來的give and take遠遠超越這類低檔次談判。

 

不妨試問,台灣如要參加TPP,最重要的戰略目標為何? 本文主張,戰略目標在於擺脫對中國經濟圈的片面依賴好提升競爭主控權,在於擺脫紅色資本政商合一對台灣合圍全殲的威脅以爭取生存機會,在於突破現有的產業困局盡快搶佔新經濟下更高階、更有利的市場地位,好繼續朝向高度發展國家前進。新經濟是後進國家還沒有條件追上來,也是台灣最該加速發展的,切莫糾結於早沒有優勢的落後產業,台灣的政治家、企業家、公民們,是否對此有了共識呢TPP 要各國追隨美國標準,參加的國家各自有其發展策略的盤算,台灣在談判桌上、在台面底下要爭取哪些條件,以利切入高附加價值的產業、開闢新的市場(優勢戰場),盡快脫離失去掌控權的戰場呢? 產業各界又作了哪些努力呢? 先前提過越南參加TPP的案例可以給我們怎樣的啟示呢?

本文的主軸,嘗試以綜觀整盤棋局的視角來觀察各方的佈署策略、強弱位置,藉以研判後續發展,以及可行因應之道。古云 : 不謀全局者無以謀一域,作者不揣淺陋,大膽提供上述淺見。

八、投資佈局

全球投資佈局,考量重點不是每周、每月、每季度的漲跌,這些短期價格波動頻繁,受隨機事件影響大,波動近似科學上所謂的 噪音頻率,難以預測方向,但稍微拉長期間來看市場,就比較容易看出可能的未來走勢。

 

另外,單一因素不一定會逆轉強弱格局,買賣方向也不常因為單一事件而改變,光看TPP 帶給各國的利弊或地位升降,只是競賽過程中的一個重要場次,但不是總決賽,也不一定改變現有的買賣方向判斷。在這些基本投資邏輯的引導之下,我們整理以下的看法。

TPP能否帶動世界經濟繁榮發展,答案未定。但有效強化了美國在全球經濟與戰略上的優勢地位,戰略四支箭當中的第三箭已經正式射出,效益已然發酵中,兩年多前提出美國再起的投資概念,至今仍然有效,可以持續看好美國。

l        2013 0705 - 觀點分享 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1) 美國的再起

l        2014 0214 - 觀點分享 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4) 美國的戰略四支箭

中國TPP戰局失利,讓幾年來勢如破竹的大國氣勢出現回檔,但仍有機會另闢戰局。中國能否突破發展瓶頸的關鍵在於內部體質、而不是美國制約,體制改革比忙著經貿結盟、另建國際體系對中國人民來得重要,但不確定決策者是否認同這個想法。中國現有體制能否有效回應發展階段的要求,體制將走向何方,改革的可行性如何,恐怕都有很大的疑問,口說改革、實際倒退的謊言當道,才是讓人憂心的實況。

l        2013 1122 - 觀點分享 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2) 中國的瓶頸

 

日本的安倍政治經濟學一手推經濟,一手玩政治,核心目標在強化日本的國家自主。面對中國崛起、美國需要日本合作、國民期待第三次開國,在這三個條件下,支持了安倍以走鋼索的方式進行緩步經濟體制改革,同時也進行軍、政方面的自我強化,以及民心士氣(動物精神、企業家精神)的動員。二戰後,日本國內有兩大思潮,一方面要求不能再陷入戰爭,一方面追求國家恢復發展,然而發展到目前這樣的程度,加上鄰近中國的競爭威脅,對國家正常化的要求會日漸升高。九月強推安保法修正案引發國民很大反彈,號稱百萬人上街反對,安倍支持度大幅下滑,但十月份TPP 達陣後民調已經小幅回升,以現有的美日中的競爭局面來看,日本國民或將勉強接納安倍的自強策略,畢竟片面避戰無法帶來和平,躲也躲不掉。評估日本股市前景,重點在安倍改革的進展與民意支持信心,民調升降,可作很好的參考點。

l        2013 1129 - 觀點分享 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3) 日本的奮發

: 安倍消耗政治資本強推安保法, TPP 達陣後民調小幅回穩

 

~ 全球大棋局系列 其他文章 ~

2014 0221 - 觀點分享 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5) 歐洲的徘徊

2014 0324 - 觀點分享 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6) 俄羅斯的大國夢

2015 1007 - 觀點分享 全球結構翻轉下的投資思維 (7) TPP改寫全球棋局

 

 

2012 0927 - 觀點報告 貨幣戰爭 () 商品貨幣與商品超級循環

2013 0311 - 觀點分享 貨幣戰爭 (31) 澳幣十年大多頭之後

2013 0614 - 觀點分享 貨幣戰爭 (34) 中國央行為何還不買黃金

2014 1218 - 觀點分享 貨幣戰爭 (42) 油價與盧布的驚奇走勢

2015 0818 - 觀點分享 貨幣戰爭 (44) 十年一覺黃金夢

 

 

 

Wu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ilentpower
  • 超讚的文章,值得細細品讀。
  • 感謝您的閱讀, 歡迎推廣文章看法, 或交換意見

    Wu James 於 2016/01/27 22: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