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見聞 ~ 看看星國 想想台灣 (4) 投資篇
2015 0612 James 

經濟表現

經濟表現是國家整體力量放在當時全球產業架構下展現的成果,背後影響因素眾多,但經濟學理論能夠處理的因素有所侷限,藉由對新加坡的分析,我們先討論了多個影響國家整體實力的因素,最後再回頭來檢視經濟數據,看看前文所述的體制性、策略性、經濟、或「非經濟」種種因素,對於整體經濟表現產生怎樣的影響,對新加坡的投資前景如何研判。

從統計數據上可以看出,近幾年來,新加坡的成長動能,相對於2000年以來的噴出期、或相對於鄰近國家如台韓,都有相對減弱的現象2000~2008期間,新加坡平均經濟成長率為5.8%,經過金融海嘯上沖下洗後,2011~2014成長率下滑到平均約4%,而且近幾年走勢越來越弱,李顯龍總理表示過去的高成長時代已經過去,未來十年的平均成長率能保持3%就很不錯了(參見圖一)。從過去四年的股價表現來看,新加坡的表現也輸給台灣、南韓 (參見圖二)對外出口方面,新加坡與台灣的長期波動走勢相近,都受到國際景氣的牽動,最近一年也分別出現疲軟現象 (圖三) 這些都是表面現象,我們想理解現象背後推動因素的來龍去脈,如此才能較有把握研判未來的走向、或評估未來的發展潛力,前三篇文章的目地之一就在為這個結論打基礎。

 

圖一 : 金融海嘯前後,星國GDP動能有轉弱現象

 未命名 -1                             

  

除了對短期經濟指標的跨時、跨國比較,接下來一段,我們將嘗試分析新加坡不同面向的經濟發展成果,這些數據分析,都可以從前三篇文章中找到背景因素的脈絡,比起光看統計數字,應該能更多一點理解數字背後的含意或可能的爭議。

 

 

圖二 : 金融海嘯後,星國近五年股價相對弱勢

 未命名 -1  

 

圖三 : 新加坡的出口變動走勢 v.s. 台灣 ~ 都受國際景氣影響 

Source: TEJ

 

 

人均國民所得的幻象

 

人均GDP是最常被拿來評量國家發展水準的指標,新加坡人均GDP爆衝到超過56,000美元,讓人均國民所得還停留在2萬美元出頭的台灣感到震驚與自卑,高歎「新加坡能、台灣為何不能」,我們嘗試來理解數字背後的道理。 

星國人均GDP突破2萬、3萬、4萬與5萬美元的年度分別為:1994年(21578美元),2006年(33580美元)、2010年(46570美元)與2011年(53117美元),到了2014年則高達56284美元,也就是說,人均國民所得從2萬美元爬升到三萬花了12(1994~2006),但從2006~2011年間,國民所得從三萬跳升到五萬,這變化的數字,可說是世界奇蹟,星國的產出是否在短短幾年內再度翻倍呢? 高所得國家的成長率如何還能如此飆漲

 

仔細分析數據,如果用美元計價,星國人均所得從2006~2014增加了 68%,從2001~2014則增加了161%如果改用新加坡幣計算,則兩段期間的增加率分別為34%84%,也就是說,該期間由於新幣持續升值 (2001年的1.79 S$/US$ 升到20111.26) 產生的影響 (圖四),解釋了該十年間星國人均國民所得飆升到超過56,000美元的奇蹟當中的五成,拿掉十年間貨幣升值產生的幻象,人均國民所得的增幅要打消掉一半,至於當地人能否因為貨幣升值就感受到財富增加,這點我們存疑,後續將作驗證。

 

圖四 : 新加坡幣大幅升值,擴大人均國民所得增幅

Source: TEJ 

新加坡十年狂飆期間,另一個重要的社會變化在於人口激增,且組成比例出現大幅改變(表一)新國總人口從1990年的305萬人,增加到2000年的403萬人,2010則達到508萬人,二十年間,總人口增加了六成,多出來的兩百萬人,帶來了生產力、消費力、財富,也帶來對於當地資源與生活品質的消耗。引近移民一直是新國的經濟成長動力來源之一,2000年以來新一波的大移民風潮,不但強勢引近大量高資產、高專業人士到新國(通常會成為永久居民或公民,避稅是個重要誘因),也引進大量的外籍勞工來補充勞動力(通常只拿工作准證沒有PR ),移民移工政策讓星國的人口組成結構出現了激烈的變化,非居民佔總人口比力從1990年的10.2%上升到 2014年的29.2%

 

 

 

表一: 新加坡居民組成變動趨勢

 未命名 -2  

 

新加坡用各種優惠條件來吸引人才移民新加坡的生產行列,也吸引高資產人士寄籍新國來降低稅負。新加坡的個人所得稅是220%,且只針對新加坡本地收入課徵,在其他國所得不計,這與美國全球課稅制 (俗稱肥咖條款, FACTA) 相較,實際稅負差距甚大,產生了租稅套利的誘因。新加坡不允許雙重國籍,用來約束公民的政治忠誠,但仍有不少海外富人轉入新加坡藉,卻把工作與生活都還留在其他國家,純粹只想藉此省下大筆稅負。

 

媒體報導舉例 

  • 過去10年,有4.5萬名移民新加坡,使得新加坡成為吸引富豪第二多的國家,僅次於英國(11.4萬名)~ 2015 03 南洋視界報導

  • 科技富豪避稅「星」趨勢 曹興誠、王泉仁入籍新加坡 ~ 2012 0402 東森新聞

移民的資料涉及隱私,通常不容易查證,從大量媒體報導得知 (如上所舉例),星國挖掘外國有錢人移民的策略不但吸引了不少台灣企業人士,風潮也流行到華人明星富豪圈,如李連杰、鞏俐、張柏芝、趙薇都轉投入新加坡籍,甚至Facebook 的共同創辦人 Eduardo Saverin、避險基金大戶 Gim Rogers、澳大利亞40歲以下富豪中排名第二的礦產大亨 Nathan Tinkler 等人,都是已被媒體曝光的高資產、高知名度的星國新移民,這些人士的生產活動有相當部分留在海外,不一定都會計入星國的GDP帳上,但他們若把資產移動到星國大力扶植的財富管理行業之下,不但能成就星國躍升亞洲資產管理中心的計畫,而且這些金融活動就能拉高星國的GDP數字,富豪移民購買新加坡的豪宅 (佔所有住宅的10~15%) 推升整體房價當然也可以創造GDP表面數字,可惜這些對於居民的影響都是弊大於利。雖然還沒有找到直接證據佐證,但可以推論這些高資產人士所貢獻的GDP數字很可觀,很可能還拉高了人均國民所得的帳面數字,但隨著高資產人士快速流入的錢產生的外溢效果,會有正反兩面,並不會出現在人均GDP的統計中,對一般新加坡居民帶來的影響是否利大於弊,需要接下來的仔細檢視論證。

 

初步來看,大移民政策強推十年後產生民怨高漲,流入大量資金與人口,帶來的利弊得失,不見得為原有新加坡居民所認同。如果進一步要看長期影響,政策目標原是想創造新產業、拉升技術能力與推升長期動能,要說目前是陣痛期,那麼更長期的成果則有待時間來檢驗、或需要更強的佐證來取得支持,不能憑空想像

 

從網路上氾濫的星國移民宣傳話術中可以看到,除了稅率低之外,資金來源解釋要求不高也成了重點,這些手段用來吸引移民的同時,星國也要吸引財富管理的商機。過去幾年正值瑞士受到國際壓力,逐漸公開部分客戶的資料來降低洗錢中心汙名之際,新加坡反手火力全開,接收瑞士流失的高端資產管理的客戶,規模成為世界第二,並設定目標幾年內就要成為世界第一大財富管理中心。歐洲中立國瑞士,銀行界對於客戶隱私的絕對保護有長期歷史,最後卻讓這個制度成了跨國貪腐資金、犯罪所得、逃稅者的藏匿天堂,恐非始料所及,似是而非的習慣被打破之後,世人才約略看穿高端資產管理業可能的黑暗面。如果有人敢說星國將會變成洗錢中心,可能會遭到報復,這種推論不能隨意亂說,但任何國家想取代瑞士的市場地位,其代價何在,策略能否長久,人人心中都有把尺。

 

回到本文探討的重點,新加坡人均國民所得狂飆到超過56000美元,不知道是否震驚全球,但絕對震驚台灣,案例長年被拿來當作「鎖國害台灣」的標準話術。經過上述分析,2001~2011之間,新加坡的美元計人均國民所得翻倍,有一半是匯率變化的幻象,另外一半,則主要可歸因於幾項: 高資產移民的帳面資產移入、與財富管理業的快速興起,當然大規模土地開發案如賭場、金沙、聖淘沙等,有目共睹也都對星國經濟成長數字做出貢獻。追根究柢,拿掉這些外加的條件改變 (包含要素投入增加、GDP計算基礎擴大),新加坡本身的生產實力、技術能力,過去十年之內到底有多少進步,經過上述東扣西減,答案也可以用消去法來約略得得知,很可能遠低於GDP per capital 帳面成長數字的一半,而生產力的增減才是影響人民生活水準的關鍵。一個國家的長期發展潛力,不能光靠外加要素的投入、或者計算基礎的改變,因為這些無法持續增加,也無法改變國家體質,且帶來的負面成本無法從GDP統計中反映出來,要評估國民生活條件是否改善、國家經濟實力是否提升,觀察重點還是生產力 (產業技術實力、國家體制進步等) 的增加與否。

生產力在經濟學理上很難量化,研究方法上常變成拿已知的經濟成長數字扣除人口、資本變化之後,反推的殘差項當作生產力(或稱技術水準),而不是由研究者找到或量化成長模型的關鍵自變數 (推動經濟成長的因素)。如果研究方法上捨棄探討生產力、競爭力或技術 (註: 除了資本、人力之外,成長模型的第三個生產要素,實際上應該包含國家整體的綜合能力,不光只是研發技術而已,但經濟學理論習慣稱之為技術或生產力),就更難分析與量化其變化的原因,自然就不容易正確推論未來的成長潛力高低,只能依照現有時間序列數據,用炫麗的外插法來做推估。本文嘗試要做的,是釐清經濟表現背後變因之間的互動,穿透統計數字的表象,釐清各國競爭實力(綜合國力)的升降。相對而言,一般外界對於各經濟體的發展潛力評估,通常只停留在表象的經濟統計,或容易觀察到的摩天高樓、基礎設施、甚或光鮮亮麗的購物人潮等,這些表象,不一定都能 (或說通常不能) 改變該經濟體的生產實力,也就不一定能推動經濟的持續發展,也不一定能改善當地人的生活品質,有時候甚至產生更大負面效應,如高樓魔咒、資產泡沫都是常見結果,我們可以從接下來的論證與評估來反覆檢視這個觀點。

 

強大的政府 v.s. 孱弱的公民?

新加坡雖然政府不太需要接受人民的監督與授權,卻仍以清廉有效能聞名,這樣的體制在全球絕無僅有,是怎麼維持的,如前篇文章所探討,建國強人的關鍵角色,搭配國家資本主義的體制建構,是最主要的答案,而這個體制的可持續性疑慮,也在前文含蓄的點出來,實際上,強大政府另一個負面代價,是弱勢公民。

新加坡人以高效率與具競爭心態聞名,但教育方式,仍沿襲著東亞以考試篩選人才的古老傳統,家長們高度重視子女的學業,升學標準依據學科成績來決定,國家重視人才的智力並依學科成績作為選才標準,這些社會習慣都行之有年。在台灣所批評的填鴨教育造成創新能力不足,實際上,東亞的日本、四小龍、甚至中國大陸,講求考試填鴨的教育模式都異曲同工,不過這幾個國家人才實力還是有所差別,顯示還有其他影響教育成果的因子沒有被探明。從結果來看,明治維新後最早列入工業強國的日本,至今培養出22位諾貝爾獎得主,台灣則有4人,南韓1 (金大中獲得和平獎),香港1人,新加坡0人,這個指標可以相當程度看出各國教育成果與基礎研究能力的落差。華人在科學類得獎者的博士訓練幾乎清一色都在美國完成,日本憑藉本身教育體系,已經能自行培養出多位諾貝爾獎得主,在系列第一篇文章曾比較台星港的大學教育,光靠高薪挖角人才的炒短線方式,是否真值得台灣跟隨或害怕,此處再提出另個評估角度。

台灣發展過程的幾十年來,一只皮箱走遍全球的台商拼搏精神,讓李光耀先生很羨慕這樣生猛的國民個性在新加坡很難見到,新加坡人在政府打造安穩環境下,通常不太願意出海去打拼。反倒是在台灣有一批輿論主導者,總是自我貶損台灣人缺乏國際觀,不敢跟世界各國競爭,井底之蛙看不到世界已經如何發展,新加坡人又如何胸懷大志要做全世界的中心。把兩種說法對照一下,到底哪一種比較可靠,也可以比較看看兩國分別有多少創業成功的企業家,有多少人民真的到海外工作,答案不是很難得知,一味的誇讚外國月亮比較圓,不是正確的世界觀。

台灣在走出威權時代之後,社會力蓬勃爆發,多元文化獲得滋養的環境,這些都不是習慣由上而下接受國家規畫安排的新加坡所能想像,大多數新加坡人仍然停留在一元思考、服從威權的階段,甚至還很好心的勸告台灣不能「太自由、太民主」。新加坡威權體制能夠運轉至今,是在建國強人督促下才尚仍發揮高效率,但社會缺乏由下而上的自發力量,在強人遠去之後會有怎樣的問題,可以從下列幾個例子看出。

舉例 

l   新加坡公共衛生理事會主席陸聖烈指出,新加坡500多萬人口需要7萬名清潔人員,而臺北市300萬居民卻只有5000名清潔人員。新加坡環境及水資源部長維文感慨,50年過去了,新加坡國民還是沒有養成不亂扔垃圾的習慣。垃圾分類在臺北是由市民完成,在新加坡則是由垃圾回收企業完成。(2015 0403 金融時報) 

l   李顯龍把新加坡稱作“被打掃乾淨的城市”,榮譽國務資政吳作棟也稱,如果沒有外籍員工的清掃,新加坡可能成為“垃圾城市”。(《聯合早報》2015年2月13日) 

l   新加坡經常發起各種運動,比如持續數十年的“綠化運動”和“講華語運動”,甚至在1985年發起過“食用凍凍豬肉運動”,舉行“食冰凍豬肉”招貼設計比賽,舉辦凍豬肉烹飪比賽,新聞中播映有關冰凍豬肉的節目。對“運動式治國”,中國讀者可能更加感同身受。當孩子們習慣于被保姆餵食,最後會把吃飯視為保姆的職責,而非自己的必需,難以從中體驗到快樂。(2015 0403 金融時報)

很難想像,部份台灣人所羨慕的乾淨有秩序的新加坡,不是靠嚴刑峻法或公民素質來維持,而是依賴大量的清潔人員的打掃,垃圾分類在台灣是公民自發行為、在新加坡要靠企業投入、在更威權的體制下可能就要採取 "運動治國"。哪一種社會模式比較「有效果」、「有效率」,沒有經過各種證據的反覆論證,一般人很容易就被片面的資訊、表面的現象所蒙蔽。

台灣的民主環境與公民社會,短短幾十年走過歐美國家花了兩百年才完成的發展,可說是世界奇蹟,但台灣人看不到自身的力量與優勢,反而在民主發展過程中碰上共識難以形成的困難時,就回頭去懷念威權時代靠國家暴力壓制下的表面秩序,忘記缺乏民意授權與制衡的體治對於人民經常產生的危害、以及強人體制的難以持續與容易失控,這些歷史教訓如果不能牢記,得來不易的民主自由與公民社會如果不用心珍惜,公民不願意花費時間精力投入公共事務,很容易就能被虎視眈眈的威權給取代。

新加坡人在體制制約下,慣於順服威權與既有規則,可以是很好的執行或作業人員,但可能少了些與眾不同的勇氣、少了些摸索創新的好奇,若一旦缺乏英明的菁英領導,社會力就顯得薄弱,難以自主回應突發的挑戰。2011年以來,新加坡地鐵發生一連串故障事故,造成人民對於政府管理能力的信心大減,事故也顯見整個社會所能承受的外來移民衝擊超過飽和點,而受困在車廂內超過五小時乘客還是遵守規矩,直到幾乎要窒息昏倒了,才終於有人「膽敢」拿滅火器打破車窗讓空氣流通,面臨生死關頭,長期受「規矩、罰款」所制約的星國人,差一點都失去了自主逃生的本能,這個被社會文化學者拿來檢視的案例,正好反映出嚴刑峻罰、與父權社會之下,公民能力都被剝奪了。

 

移民移工政策的利弊

在前面引用的清潔人員打造乾淨新加坡的案例中,我們還看出一個特殊的現象 : 外勞的角色。 新加坡的出生率下滑到1.19,藉著大量吸引移民並引進外勞,全國總人口從1990的305 萬人暴增到2014年的 547萬人,卻還是傳出勞動力不足的憂慮,到底新加坡發展了哪些產業需要這樣龐大的勞動力,著實讓人納悶,新聞中提到數萬名清潔工人中,自然絕大多數是由非居民身分的外勞擔任,許多新加坡人家裡的保母、工地工廠中的工人也是這些外勞的棲身之地。拿工作准證的外籍人士人數從1990年的31萬激增到2014年的 159 萬人,占總人口比例達29% ,占總就業人口的 38%,這些人當中的 95% 都屬於低薪的工作准證持有者 (概念類似台灣的「外勞」)。這些龐大的外來人口,依法沒有資格購買組屋,但食衣住行育樂都要跟當地居民共用共享資源,造成當地人一方面依賴這些外來工作者、一方面又抱怨生活品質大幅下滑,這些「外勞」的生活問題怎樣解決,對於社會的衝擊又是怎樣,鼓吹勞工跨國自由移動的全球化、自由化論者,應該先給出解答,否則新加坡人正以社會騷動、選票甚至用腳投票來做出回應。

 

貧富差距

在市場經濟方面採用高度自由化政策的星加坡,放寬資金、人力自由移動,近十多年還吸引大批高資產人士移居、或寄籍新加坡,很快拉高了GDP數字與貧富差距,該國GINI 係數居OECD國家之冠,數字高於4.5進入社會動盪高風險區已有多年 (圖五),這個指標不是冷冰冰的統計數字,而是反應在社會騷動、對政府的不滿、對於外來移民的敵意。

圖五(1) : 新加坡GINI 係數高居 OECD 之冠

 Source: OECD database (2012)

 

圖五(2): 新加坡GINI 係數趨勢變化

未命名 -3   

Source: Singapore 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房價高漲

短期間人口暴增的影響,連星國政府讓人稱頌的規劃能力也失靈了,從2000年以來,向來以房價平穩著稱的新加坡,房價指數也上漲了超過一倍 (圖六),過去新加坡人畢業後工作三四年就能存到頭期款進住組屋的常態,現在時間要延長一倍以上,而能夠負擔的房型面積減少,卻要在地鐵上、商場超市中、遊樂園裡跟著萬頭攅動的各色人種搶位子、排長龍,生活成本高居世界之冠,國民的幸福感自然明顯下滑。

 

圖六: 新加坡房價指數

Singapore

Property Price Index, Private Residential (Q4 1998=100)

Source: Global Property Guide

 

詳見 ~ http://jbwu.pixnet.net/blog/post/107123401  南洋見聞 ~ 星馬也染上房地產熱

 

  

薪水有上漲嗎

新加坡人的薪水普遍較台灣為高,除了教授月薪比台灣高出四五倍 (註: 如第一篇文章所分析,經過退休所得調整後,兩地教授終身所得差距大約只有兩倍多),大學剛畢業的科技業工程師,月薪約3000 新幣 (約當69,000新台幣),商學院畢業生月薪水約 3500新幣 (約八萬新台幣),這數字一定讓受困於低薪且不調薪的台灣年輕人感到又羨慕又不平,台灣的科技產業表現可是超過新加坡的,難道台灣企業成功是靠壓低員工薪資成本來創造。

不過,這個薪資數字跟十年前比起來,並沒有太驚人的成長。也就是 2005 年,新加坡人均GDP 還剛要挑戰三萬美元關卡的時候,新加坡大學畢業生的薪資就跟目前水準差異只約在10%~20%,例如新加坡國立大學化工系在2005年畢業生平均薪資為2600新幣。(註: 參見 http://www.eng.nus.edu.sg/ero/about_us/faqs/chem_engrg_faqs.html) 換句話說,過去十年星國GDP per capita 的暴衝翻倍,並沒有「同步」反應在一般居民的所得水準之中,從微觀的資料檢視,佐証了我們先前對於GDP數據的解讀與判斷。如果要看總體薪資資料,圖七顯示,從2004~2014的十年之間,各種薪資所得階級的實質收入增加幅度,約落在 20%~41% 之間,高薪資所的者的收入增幅高於低薪資族群,至於非薪資所得收入則不在此統計範圍,卻是各國財富分配差距擴大的主要來源。

 

圖七: 平均工資收入累積增幅 (兩個五年區間)

 未命名 - 4  

Source: Singapore 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2015)

 

各種職業的薪資分布,可參照新加坡Ministry of Manpower出版的 《Occupational Wage Table 2013》。新加坡專業經理人月薪中位數可以高達 10-16.2 K 新幣的高月薪(台幣23~37萬),甚至公司director 月薪中位數達22K ;中階管理與技術人員月薪落在 2~7K (台幣4.6萬~16.1萬);一般櫃台人員月薪約1.2k (台幣2.7萬),警衛1.5k(台幣3.4萬); 但底層的工作者,如清潔員月薪只有 0.86~1 K(台幣1.9~2.3萬),由於新加坡並沒有最低薪資的規定,家庭幫傭甚至可以低到只有350新幣 (台幣八千元)。

把上述薪資數據整理一下,嘗試做持平的跨國比較: 

  1. 整體而言,台灣的薪資水準確實低於新加坡,特別對照台灣17年來GDP翻升超過一倍,金融業獲利創新高,股價近萬點,各行業卻普遍多年沒有調薪,顯示勞資雙方議價地位不對等的問題嚴重,這涉及產業生態、勞工法規、勞工意識、雇主心態、政商關係等多重因素影響,原因複雜本文不深入討論。然而,過低的薪資不但讓伯南克、皮卡提等外國專家感到不可思議,也無法提升國家與企業的競爭力,還是抹煞人才熱情的殺手。

  2. 新加坡薪資差距幅度高於台灣,有規模較大的高薪資族群 (例如大企業白領),低薪工作則可低於台灣的最低工資標準,這部分靠引進外勞來補充,但幾乎漫無限制的外來人口,造成社會紛擾,貧富差距擴大,居民生活品質下滑,至今尚未降溫。

  3. 新加坡的人均國民所得 (GDP per capita ) 大幅攀升到 56,000 美元來「反觀」台灣,這種對比與解讀要非常小心。如如本文前半段分析,除了匯率幻象與統計基礎變化之外,還要考慮所得財富分配、當地物價、房價、社會支持條件等,綜合起來才能合理評估兩地制度、政策與競爭實力的效果。在新加坡大躍進的十多年,個人實質收入遠低於人均國民所得所呈現的增幅,而薪水的增幅也遠低於房價、物價的增幅,許多新加坡人更懷念十年前的生活,難怪選舉時會出現「新加坡之春」的強烈反對力量。

 

 

 

星國投資前景評估 

經過上述四篇文章分析,讀者應該可以自行對星國的經濟展望與投資前景作出評估,為了方便閱讀,整理如下:

  • 目前成長動能降溫

    -移民、賭場、大學挖角、FTA等成長政策,效應告一段落,負面影響才逐漸浮現中, 經濟轉型的成效則待觀察

  • 中期處於過度期

    - 面對社會反對壓力,人民行動黨或許暫時能穩住局面,但體制與發展模式的缺點將陸續浮現,正面臨失靈與反撲中,2017年選舉就會是一個壓力爆發點

  • 長期可持續性有所保留

    - 強人離去之後,國家資本主義如何繼續維持效率、廉潔、穩定、支持度?

    - 發展模式依賴引入人力、資金,卻還沒有同步提升生產力,甚至忽略許多負面

       代價,模式持續下去將弊大於利,對經濟表現的負面影響也會發酵

    - 建國五十周年,正好面臨一個時代的轉折點,長期的體制將接受各界挑戰

    - 國際港角色的隱憂,一帶一路對於麻六甲海峽的地位挑戰 

  • 經濟數字如何解讀,需多聽聽正反面看法的論證

  • 看到爆衝的發展表現,投資者特別要留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老年分析師

Wu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Wu James
  • ***************************
    我覺得台灣當初在設計公務員的退休金的時候低估了少子化的速度,才會導致現在甚麼都要破產,加上中壯年人口多的時候稅率最低,而逐步老化的現在才開始考慮增稅。照這個節奏我有生之年可能有機會看到國家的基金或是保險破產。(不過大概會另外增資就是了)


    另外大學太多,上課真的很輕鬆,考試都發考古題(背答案),或著是交報告(複製貼上)就好了,花了四年但是整體對生產技術結構沒有很大的提升。但是說要減少大學數量又有人說課業壓力大會學生有跳樓


    低薪方面我認為太過於低估現在公務員的薪水,我們老師之前有說過應該把公務員退休後的薪水折現到現在平均,這樣才可以比較他們相對於私人企業新鮮人的起薪到底有多高

    我覺得台灣和新加坡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在於,新加坡對於媒體的控管非常的嚴格,雖然這樣犧牲了一定的自由,但是現在台灣的名嘴和新聞趣聞化的環境,很難讓國民做出理性的決策,容易導致兩黨的支持人士趨向極端。半吊子的名嘴"專家"對於許多事情使社會大眾對於改變的預期心理也都以負面的為優先,例如核電廠蓋了會爆炸,蓋社會住宅房價會大跌等等

    不知道對於這樣的評估,版主是參考甚麼樣的資料寫出來的呢?還是多靠以前工作經驗的累計?

    還有我想進一步了解德國的房屋體制,不知道有甚麼關鍵字或是書籍可以參考?

    *************************************************************

    剛剛修改文章, 一直困在草稿的設定造成重複兩篇, 不小心把前面的一篇刪除了, 重新回覆一下張先生的看法與問題。

    謝謝您前面幾點觀察,確實都是目前的現狀。新聞媒體管控嚴格,適合威權國家的統治, 不適合民主社會的鞏固, 媒體水準不夠,部分反映觀眾也要慢慢提升水準來要求媒體, 不過, 台灣的媒體已經被某些力量給控制住了, 看起來無理頭的討論, 有時候可能是故意的, 掩蓋問題的關鍵。
  • 訪客
  • 補充 德國的房地產制度, 一直也想找時間研究, 先前的 資產泡沫系列, 如果仔細看可以發現, 其實接下來就想檢視幾個 房價平穩 國家的體制, 可是一拖就好多年了。 簡單的新聞資料 搜尋 ~ 德國房價 ~ 就有不少文章
  • Passby
  • 冒昧請教,你幾歲?
  • 這個不太重要啦

    Wu James 於 2015/07/20 08:5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