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迷惘的經濟自由度排名 ()

~ 台灣經濟出路的理想與哀愁

2015 0310 James

 

延續上文對經濟自由度排名的探討,本文將檢視其與經濟發展程度之間的關係,並藉此來思考台灣重要的國家發展策略、FTA策略

四、台灣是否適合學習香港、新加坡、韓國的發展策略?

五、台FTA受困挫敗 v.s.美國TPP 戰略主導的新局

 

經濟自由度排名 v.s. 經濟發展程度之間的關係

表一: 經濟自由度全球排名:

1.香港 2.新加坡 3.紐西蘭 4.澳洲 5.瑞士 6.加拿大 7.智利 8.愛沙尼亞

9.愛爾蘭 10.模里西斯 11.丹麥 12.美國 13.英國 14.台灣

 

16. 德國 17. 荷蘭 19. 芬蘭 20. 日本21盧森堡 23 瑞典 26 冰島 27 挪威

29 南韓 30 奧地利 31 馬來西亞 40 比利時 49. 西班牙 59. 墨西哥 70. 土耳其 73 法國 75 泰國 80 義大利 105 印尼 118 巴西 128 印度 130. 希臘

139.中國 143. 俄羅斯 148 越南 171 伊朗 178 北韓   (僅列出重要國家作為討論參考)

Source: http://www.heritage.org/index/ranking

 

從人均GDP來看,台灣發展程度落居亞洲四小龍之末,近年來出現發展瓶頸,社會陷入焦慮,主流意見主張台灣必須繼續朝經濟自由化、國際化、開放的路前進,最好是以星、港完全的經濟自由化當作榜樣,否則會落後其他國家。要討論這個策略是否是唯一出路,可將 經濟自由度 (表一)人均GDP (表二) 放在一起,並仔細看清兩者間關係,應可對國家發展策略提供有價值的思考。

 

依據IMF 2013 年的數據,台灣人均GDP 剛超過兩萬美元,低於韓國的 $25,975、香港 $37,955、新加坡 $55,182 ,人均所得代表的發展程度落後鄰國,使得自1960 年代以來曾經長期發展領先其他三小龍的台灣,近十多年來有被後來居上的落寞,也努力想從臨國尋找策略借鏡 (最常被提到的是星、港、韓),不過,仍舊遲遲無法突破瓶頸,社會集體焦慮下逐漸亂了方寸,甚至開始將部分人均國民所得尚不滿 $10,000 的低度發展國家 (如東協、或中國大陸) 都拿來當榜樣,還製造出亞洲各國都急速進步只有台灣停滯不前、各國經濟表現都比台灣更好、或比台灣自由開放的輿論印象,這些論點的真假,只需要攤開統計數字,不要以偏蓋全,大半就能釐清。

 

l        關於人均GDP的解讀,請參見 2014 1231 - 觀點分享 中國世紀元年 ~ 從經濟指標看全球結構變化

l        關於經濟自由程度,請參見 2014 0226觀點分享 令人迷惘的經濟自由度排名 (下)

 

與各國相比,台灣在經濟自由程度、國家發展程度的實際表現,從上述兩個指標中可以清楚看出 (表一、表二) : 台灣的經濟自由化程度相當高,排名第十四名,緊追在美、英之後;而經濟發展程度的指標可看人均GDP,台灣達到美金$20,925, 排到將進第40名,近年陷入結構性瓶頸,只能跟著國際景氣隨波逐流、時好時壞,沒有走出一條清晰的邁向先進國之路,失去方向感與速度感才造成國民焦慮。市面上宣稱台灣經濟體制不夠自由、或者台灣經濟發展已經落後東協或中國,都是嚴重扭曲事實的說法,而台灣實際上發展來到已開發國家標準附近,徘徊多年,不過仍遠比亞洲大多數開發中國家、乃至低度開發國家的經濟表現高出許多,要談發展策略,這個簡單的概念必須先弄清楚。

 

表二: GDP Per Capita Ranking (IMF 2013)

        

  

Rank

  
  

Country

  
  

US$

  

1

                                                                       Luxembourg

112,473

2

      Norway

100,579

3

      Qatar

98,986

4

       Switzerland

81,276

5

      Australia

64,578

6

      Denmark

59,129

7

      Sweden

58,014

8

      Singapore

55,182

9

      United States

53,001

10

      Canada

52,037

11

      Netherlands

50,816

12

      Finland

49,055

13

      Austria

49,039

14

      Ireland

48,608

15

      Belgium

45,538

16

      Iceland

45,416

17

      Kuwait

45,189

18

      Germany

44,999

19

      United Arab Emirates

44,552

20

      France

44,099

21

      New   Zealand

40,516

22

      Brunei

39,659

23

      United   Kingdom

39,372

24

      Japan

38,468

      Hong Kong

37,955

25

      Israel

36,926

26

      Italy

34,715

      European   Union

34,060

27

      Spain

29,150

28

      Bahrain

27,926

29

      South Korea

25,975

30

      Saudi   Arabia

24,953

31

      Cyprus

24,867

32

      Bahamas

23,639

33

      Slovenia

23,317

34

      Malta

22,892

35

      Greece

21,857

36

      Oman

21,456

37

      Portugal

20,995

38

      Taiwan

20,925

82

      China

6,959

Source: IMF, Wikipedia

 

統計數字之外,更值得深入探討的複雜議題,是在各國各具特色的發展策略中,哪些可以借鏡,該向誰借鏡。如同表一所顯示,人均國民所得高於台灣經濟體有三十多個,包含有歐美日先進國,有資源豐富國,也有亞洲四小龍,發展模式各不相同。值得重視的是,許多先進國家長年以來,發展水準都高於台灣、乃至高於四小龍,但經濟自由度排名尚且落在台灣後頭,也不一定都要採取亞洲常見的血汗模式。台灣若要向更先進的社會邁進,除了經濟自由度一個面向之外,到底還有哪些重要面項的發展條件必須跟上來,這些面向該如何能與經濟自由相輔相成、或至少是同步發展,這個議題非常重要,此時必須弄清楚,否則就容易變成上文曾經談過的各種發展目標互相牽制,甚至造成弊大於利。

 

談到各國發展策略,英美模式最突出的是強調經濟自由化,內容包括低稅率、小政府、解除管制、民營化、資本自由流動、市場開放、全球一體化等,推到極致就是星、港的自由港模式,過去三十年自由化、全球化成為經濟學界與全球政界的主流思潮,而社會學、政治學界則將此命名為新自由主義來作檢討,這股快速推展三十年的全球浪潮,產生的負面衝擊就如熱門新書21世紀資本論所指出。資本主義推到極致的困境不是新議題,爭論早在19世紀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爭執過程中就已經存在,如今社會主義已經垮台,但極端資本主義內在的問題並沒有被解決,極端的經濟自由化產生的財富、資源、與權力分配不均惡化,再不處理則資本主義恐怕要從內部瓦解,金融海嘯在許多批評者眼中,正是資本主義自我毀滅的一個代表性現象,而全球日益擴大的貧富問題則是社會動盪的溫床,頻繁出現的花朵革命、佔領運動、乃至國家衝突,都是對經濟自由化的反撲。

 

我們無意否定市場經濟、資本主義、經濟自由化的正面效應,但也必須正視其負面傷害,這也是為何除了台灣所熟悉的英美模式,其他先進國家仍提供了不同的發展道路。除了經濟自由化一個主張之外,靠著技術創新、理性知識、追根究底、集體智慧共享成果、豐富文化、優勢市場地位、乃至主導國際標準,也都有可能帶來發展領先,不論是衍生出來的是北歐模式、低地國模式、德國模式,甚至至今發展程度仍大幅領先台灣的日本模式,對於台灣,都有借鏡之處,這些先進國家都不一定把所謂的英美標準的經濟自由化當作最重要的、乃至唯一的發展策略。

 

不論哪一種模式,重點是,除了靠天吃飯的資源國之外,能夠持續領先發展的國家,共同特徵是國民、企業、社會、與政府都具有相對較高的理性探討、自主學習發展 (不是模仿抄襲)、處理危機、提出方案的反應能力;而發展策略要能成功也多半基於本身的社會文化、資源條件、與歷史脈絡演進而來,外國的策略只能參考,不一定適合直接套用。換言之,一個社會是否具有回挑戰、瓶頸或危機,並自主摸索答案的能力,是否能有預見風險並提早因應的理性洞察力,是否有累積集體智慧、凝聚共同意見的有效政治過程,這些社會基礎建設與能力都會影響各國發展程度,也會決定能否進一步發展。社會集體能力,很難量化,卻無所不在,對於能否邁入先進社會非常重要,光靠經濟自由化不會自動發展出來,光靠「XX能,台灣為何不能」的學習模仿也很難跟得上。

 

台灣的發展程度已經達到 (或接近) 已開發國家階段,既然走在前面,就必須開始自己走出自己的下一段發展道路,不能老是以過去發展中國家「考察、師法、模仿」的心態來尋找發展策略,而一些稍用腦子就能想得到的答案,也不需要年復一年的出國考察,才能抄寫一大堆沒用的參訪心得來應付交差,否則將會繼續在已開發國家門口停滯不前,久而久之就陷入中高收入陷阱,真的就會被追趕者超前。

 

接著,繼續探討大綱中的第四、第五個議題:

四、台灣是否適合學習香港、新加坡、韓國的發展策略?

五、台灣 FTA 受困挫敗 v.s. 美國TPP 戰略主導的新局

 

四、台灣是否適合學習香港、新加坡、韓國的發展策略?

從經濟自由度指標來看,星、港高居全球前兩名,人均國民所得也比台灣高出許多,兩地的發展模式適合台灣採用嗎?這個問題很少被好好檢視,但台灣主流輿論長期以來就已經直接跳入: 「星、港能,反觀台灣為何不能」的慣有論述,這在邏輯上就出現了跳躍斷裂,因為為何台灣需要仿效星、港,而不是荷蘭、德國、或比利時? 從實質內涵上來檢討,也可以問,星、港模式重點、前提條件、與利弊,這些都適合台灣嗎?

 

星、港兩地屬於特殊的城市型經濟規模就是一個跟他國的基本差異。另外,歷史脈絡上,兩地都是憑藉過去擔任大英帝國在亞洲窗口的歷史地位,採取極端經濟自由化政策,可能更方便西方企業進駐,成就了企業區域總部、或亞金融貿易中心的經濟發展模式,藉此發展模式持續提高星、港的經濟規模與人均GDP,這點應該較少有爭議,但其他國家或城市很難複製這條歷史軌跡。星港模式的問題在於,大量由跨國企業註冊當地所創造的 GDP帳面數字,大部分只會是紙上富貴,資源與成果由跨國企業控制與享用,跟居民的生活水準不一定能夠同步吻合,但是社會成本卻要當地人全部吸收,如果政府在過程度中不插手,那麼市民是無力與跨國大企業「議價」的,全球化自由化的痛苦代價要由大部分居民來承擔,這點在香港問題特別嚴重。

 

香港模式就現大比例的貧困階級,加上普通居民須忍受辛苦的生活條件,來支持表面光鮮的中環金融中心,成就炒地皮富商的投機天堂。1970年代港督麥里浩的建設,曾以政府大量的心血投入,奠定香港後續發展的社會建設基礎,包含公屋制、普及教育制、社會保障制度、廉政公署等,這些都曾借助政府之手,不會自動發生;1980 年代後,轉採鐵娘子自由化思路下的積極不干預政策,走上高度經濟自由化之路,維持數十年。如今,香港薪水雖高,帳面上人均GDP也高,但高薪抵不上物價房價飛漲,居住空間狹窄,生活成本飆高,使得一般居民的生活感受可能還不一定比台灣舒服,發展的果實由少數人壟斷,代價由多數人負擔,社會就會日漸失去穩定基礎。

 

至於近年來,面臨開放中資、中客巨量流入的經濟與社會衝擊,接著在政治上失去英國殘留的保護傘,港府自治權力受限縮,中國因素全面介入,造成法治倒退、言論思想自由退縮、公務員清廉度與公信力下滑,此時的香港體制,從過去面朝全世界,轉為日益依賴中國讓利,昔日的國際自由港光環,正在快速消退中。不幸的是,台灣人均GDP尚不如香港,但卻不知不覺走上香港之路。

l        請參考 2014 1008 - 觀點報告 重尋獅子山下精神

 

新加坡在建國政策的限制之下,炒地皮相對較難,加上國家介入經濟、控制政治的主導力量也很強,可以一方面有策略的引進跨國資本,一方面還能保持一定的自主性來與跨國資本周旋,照顧國民權益,這是國家資本主義較成功範例。但該國小島型態的經濟模式,類似許多免稅天堂的概念,難以大量複製套用在規模較大的國家,而星國的產業與資源都缺乏縱深,發展容易陷入瓶頸,必須依賴不斷投入資本、引進外來人力,才能維持成長。例如過去十年靠著接手瑞士的財富管理業務,創造了新一波的經濟成長,卻也惹來洗錢中心的爭議,承受資本進出的沖洗;而引進百萬新移民的發展政策,並非內生性的成長,短期或能帶來GDP表面數字上升,但策略無法持續複製,不可能永無止境引進外人。也就是說,引進資金、移民的成效很快看到,代價則是慢慢才在發酵中,在金流與人流的沖刷下,推高原本平易近人的房價,引發社會對立衝突,反映在數十年來星國少見的社會暴動,也反映在選票之上,人民行動黨一黨專政的治理模式,在強人逐漸遠去之時,正出現鬆動。經歷新一輪十年高成長後,新加坡正再次陷入發展瓶頸,我們將另文再探討。

 

整體而言,星、港的自由港模式,經濟自由度排名高居世界前兩名,發展成果有目共睹,但成立的前提條件、相對代價、與潛在風險則較少被平衡探討。再舉個簡單的例子,亞洲只容得下一個、兩個金融中心,不可能同時有十個、二十個中心,否則每個都不再是中心,所以就不可能像工業開發區那樣,能遍地開花到處推動金融中心、或自由貿易中心,更不可能讓幾千萬人、乃至幾億人都僅靠金融操作、轉口貿易來討生活。自由港無法複製到其他國土、人口、經濟規模較大的國家,這也是其他國家很少談論想追求星、港發展模式的關鍵,台灣卻是熱中此道。

 

真要追趕星、港的亞洲中心模式,還必須追逐「經貿自由度」到極致,這會進入race to the bottom 的過程,包含比賽降稅、開放貿易投資、鼓勵資本進出等,這些「開放」都是兩面刃,如果競賽條件排不到第一、第二的中心,那就會變成一無所有的「非中心」,但還是要同時承受「極端自由化」的代價。過去幾年,台灣把企業所得稅降到跟星、港一樣低的水準,大幅調降贈遺稅,不但沒有引來先進的技術性投資,反而惡化了國家財政體質,推漲房價三倍,正是選錯參考對象的典型案例。

 

星、港的成功,與其歷史脈絡、地理位置、語言文化、英美法治基礎都脫離不了關係。早在英國殖民時期,新加坡就已經是英國皇家海軍軍港,也是歐亞貿易的集散點,發展程度本來就比亞洲鄰近區域要高,也早就是西方企業習慣在亞洲的落腳地首選,形成群聚規模效應、路徑依賴,讓後來追趕者很難改變。軟性基礎建設、法治程度、歷史繼承,都是支持星、港幾十年來能發展成區域金融、貿易中心的重要因素,沒有這些先天條件,卻貿然效法星、港以「自由開放」作為最高政策目標,浪費時間與資源在不正確的策略目標上,很可能是台灣近一、二十年來陷入發展困境,決策背後的迷思。

 

至於韓國模式的利弊,請參見2014 1128 - 觀點分享 從上沖下洗的行情看景氣變化 (下) 東北亞,該文主張「韓國能,台灣不一定適合採用;韓國過去能,未來也不一定能繼續」。

 

五、台灣FTA受困挫敗 v.s. 美國TPP 戰略主導的新局

兩岸服貿協議在台灣社會動員反對下,暫時無法推進,甚至這可能是過去快速倒向中國大陸風潮的休止符。此後,中國不需以「通融」更多FTA的期待,當作兩岸協議的潛在交換條件,而台灣朝野努力奔忙十多年,追求簽署FTA的努力恐怕也將難有進展。

 

台灣本身已經相當自由化,開放程度也高,原本也無須太計較於單一的一兩個FTA效應,問題麻煩在於當多數國家都以雙邊乃至區域協定進行小圈圈結盟時,台灣就可能受到法規、制度、或策略聯盟上的排擠,這是台灣無法加入雙邊、多邊經貿協議最大的競爭威脅。換言之,台灣不該誤認為本身的體制不夠自由化,而是該擔心被以「自由貿易協定」為名,產生排擠效果下的外部環境不自由,這個觀念必須釐清。進一步說穿了,自由貿易協定常被利用,變成一種以鄰為壑、圍困對手的「反自由」協定,因此不需過度美化、神話大量洽簽經貿協議下能創造多少的經貿效益。若放大到全球角度來看,近年來全球化倒退,貿易成長低於經濟成長,資金流動減緩,FDI下滑,同期間FTA卻大量洽簽,試圖以FTA來促進經貿的邏輯謬誤可見一斑。台灣追求FTA/RTA主要僅在反制對手的排擠,不能期待有多大的經貿擴大效應,台灣要繼續發展,必須有其他更重要的策略。*論點請參見 2013 1217 - 觀點分享 再思TPP 與 RCEP 的狂潮

 

本文一開始列出的經濟自由度排名表,就已清楚的、再次的展示: 台灣不能簽署FTA,不是台灣不夠自由開放,不是經濟自由度不夠,不是台灣人加入世界經貿體系的決心不足,不是台灣人害怕跟世界競爭,而是,強權主導國際外交的現實,台灣長年受到外力封鎖,而不是自己鎖國。

 

雙邊談判的架構下,各國都必須獨自面對強權的政經外交壓力,所以遲遲不敢跟早就高度自由化、貿易地位重要的台灣簽署FTA,這是公開的秘密,不能說得太明白,卻也讓台灣陷入各種錯誤的歸因推論,誤認自身鎖國,所以才無法簽訂FTA。再從法理上看,在WTO架構底下所簽署的FTA,跟國家主權有何必然關係? 既然台灣能加入WTO,本身還高度自由化,為何還不能簽WTO法律架構下的FTA? 這些答案,確實只有強權以實力說了才算,台灣能夠努力的空間很少。

 

雙邊FTA 路線正好封殺台灣

台灣在亞洲的經濟自由化程度僅次於星、港、澳、紐,開放程度早就很高,卻仍在FTA簽約戰中處處被刁難,關鍵在於受制於強權的外交圍困,而在雙邊談判桌上,台灣就只能被外國人拿更多的、不平等的開放條件來壓榨,甚至遲遲沒有下文。試問,經濟自由開放第14名的台灣,跟第31名的馬來西亞、或第75名的泰國、第103名的印尼、甚至第128名的印度簽署自由貿易協定,參與亞太經貿整合,到底是誰開放不足? 為何台灣至今仍被排擠在雙邊、多邊的談判之外?

 

這個問題也可以這樣思考,主導雙邊FTA包圍戰的強權會真心支持台灣發展經貿關係、鞏固經貿實力嗎? 因此,我們可以推論,強權強力主導以FTA圍困台灣的戰略陷阱下,多簽FTA,對台灣的利益很可能只會變少,而不是變多,這是基本的邏輯,也是事實,因為雙邊談判架構下,台灣籌碼太少,主控權太低,在這個戰場參賽就只能任人宰割。過去幾年,在開放、自由化的大旗下,內部輿論被以白手套代理人模式介入控制,粉飾包裝各種嚴重傷害台灣利益的政策,這正是盲目開放缺乏自主把關的惡果之一。

 

雙邊走不通,就只能跟中國當局妥協,進入單邊依賴的香港模式,否則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被外交包圍給邊緣化,這是台灣陷入的策略兩難,不過,簽約結盟大戰的國際形勢正出現轉變,美中對峙的情勢升高下,美國開始鞏固盟友關係。

 

世事如棋局局新

隨著大國正式介入經貿協議的外交簽約戰,進一步將其納入全球戰略,此時經貿目標已成附屬,政治外交國防軍事的結盟成了考量重點。美國主導的TPP正是其中最明顯的代表。今年度TPP可望通過談判與簽署,而近兩年來美國已有多個與官方關係密切的組織來台灣熱身,這些動作都跟美國亞太再平衡政策脫離不了關係,此階段將台灣再納入TPP大致上符合美國近期戰略利益,台灣因此不一定會繼續被強權以FTA戰略給邊緣化。但必須認清,美國更堅持一個中國、與和平解決的基本立場,也就是說,在目前中美角力所形塑的架構下,美、中、台三方關係將會繼續處於平衡、失衡與再平衡的動態過程,來回反覆,台灣仍將是美中搏奕的重要戰場、也是雙方勢力消長的指標。台灣過度傾向海峽西岸的形勢,正受到地緣政治、與國內政治的雙重力量牽引,開始做出修正。

 

台灣規模雖小,也缺乏外交主導力,但數十年來,正是基於上述的特殊國際地位,才能發展至今,如今面對大國崛起、美中爭霸的國際格局日漸成型,台灣如果有心要尋找的生存發展空間,就必須在此國際權力架構的變遷中,找到各方利益的動態平衡點,這樣才有繼續前進的可能。循此思路,在美中爭奪主導權的過程,台灣不用搶著當砲灰,卻可以運用灰色的外交地帶,借力於美中爭霸所投入的力量,爭取自身的生存發展。

 

TPP 下一輪納入台灣,將會是美國重要的戰略選項,也會是台灣突破雙邊FTA圍困的機會窗口。美台雙方都已經開始醞釀氣氛,許久不見的美國官方代表 (常以退休、或備位官員、或智庫身分出現) 日益頻繁出現在台北,美國國內與商界也開始拋出TPP納入台灣的主張,今年一月底美國傳統基金會與華爾街日報連袂來台,發布全球經濟自由度報告,高度稱讚台灣經濟自由化的成果,並將會議主題與台美經貿合作談判相結合,這些動作都是隱喻,正好反應出前述架構下,區域變化的局勢。

l        參見2014 0430 - 觀點分享 借力 TPP 與 RCEP,主張台灣應以多邊協議作為切入點,不該糾纏在對台灣最不利的雙邊FTA,這個研判如今看來日益清晰。

 

往後在推動技巧上,台灣當然要強調 : “爭取加入TPP也同時要爭取參與其他經貿協議的談判,目的都在推動經貿自由化、提升各國居民福祉、合乎區域利益,不涉及統獨火藥桶。這些外交辭令主要在兼顧各方的立場與顏面,避免過度刺激想孤立台灣的對手,也讓對手沒有藉口公開反對台灣加入TPP,至於私底下的角力,就可以交給美中兩大國傷腦筋。

 

若能順勢納入美國主導的TPP戰略圈,將有利於未來的其他經貿協議談判,包括中國較有主導力量的RCEP一旦率先納入美國TPP體系,可讓強權改以爭取台灣、而不是孤立台灣作為策略,台灣不再處於完全被動的形勢,有就能較多的籌碼進行後續談判,甚至還可能進一步重啟雙邊FTA回歸雙方的經貿利益攻防,而不再是強權說了算的大國遊戲,這樣的外交戰略思考,如果運籌布局者與前線談判人員不具備,就只能陷入血汗競爭,受制於人,任人擺佈。雖然公開場合可以強調不排斥任何協議的洽商,但決策者與談判者內心都必須非常清楚,簽訂協議的先後順序非常重要,順序弄錯了,整個結盟的局勢就翻轉了,簽完是想提高後續的主控權、還是簽完就陷入完全受制於人,錯一步,將整盤皆輸。過去散彈打鳥、有簽就好、簽越多越好、哀求讓利的心態千萬不能繼續。

 

想參加TPP 的開放代價當然很高,甚至有人說接受美國貿易標準最有利美國企業,參加TPP像是在交保護費,這個比喻相當寫實,日本、越南都看清楚了這個邏輯,重點在納入美國盟邦圈的戰略保護傘,才有後續的和平商業競賽空間。台灣的自由化程度既然還略高於日本、韓國,加入TPP的陣痛與代價應該與這兩國相距不遠,甚至連政經社高度管制的越南都能加入TPP 了,開放的條件不應難得倒台灣社會,讓全國民眾看清楚整個棋局的關鍵,自身的處境,取捨的考量,這些對於凝聚國民共識都很重要。關鍵困難點還是在於如何在外交困境中,巧妙醞釀各方強權都還能勉強接受的平衡點,為自己打開一條路。

 

機會之窗已經打開,代價也會很大,台灣看清楚「以自由化拉幫結派」的運作邏輯嗎? 準備好即將來臨的另一場狂風暴雨了嗎?

 

議題大綱

一.  台灣的經濟不夠自由開放嗎?

二.  「自由開放」的定義為何? 成本代價為何? 效益為何?

三.  進一步自由開放會是台灣最重要的經濟政策嗎?

        補充 ~ 經濟自由度排名 v.s. 經濟發展程度之間的關係

四.  台灣是否適合學習香港、新加坡、韓國的發展策略?

五.  台灣 FTA 受困挫敗 v.s. 美國TPP 戰略主導的新局

 

上篇重點整理:

l        本文主張,經濟自由化只是眾多政策目標之一,國家要追求發展,包含分配公平、社會穩定、法治健全、輿論監督、財政體質、政府能力、勞工與消費者保障、國家安全等,經濟自由化經常與其他政策目標形成競爭、排擠、牽制,必須作出平衡取捨。

l        多面向的目標都要同步兼顧,平衡推展,才能推動可持續、持久、穩健的國家發展模式,偏頗的單推經貿自由化將弊大於利。

l        台灣經貿體制已相當自由,未來要繼續發展,不能再盲目高喊更多的自由化。

l        法規要更健全,而不是盲目鬆綁或任意跟隨外國標準;市場體制要先更完善,避免受到壟斷操作,或製造金錢遊戲,而不是盲目開放外來資金進出炒作;國家安全機制要先強化,不能任由外人透過商業手段與經濟自由化的藉口,實質接管國家。

l        須盡速凝聚國民意見與向心力,從真正的國家與產業實力著手升級,才能在國際自由或不自由的競賽中取得更多的利益。

 

下篇重點整理:

l        除了英美、星港模式,其他先進開發國家提供了多種不同的成功之道,不一定只有極端經濟自由化才走得通。

l        星、港發展模式,各有其前提條件、相對代價、潛在風險,不容易適用在其他國家。

l        強權主導圍困封殺台灣的戰略,才是台灣在FTA大戰中處處碰壁的決定性因素。

l        當雙邊FTA被賭死,就只剩下單邊依賴的香港模式,台灣要不要走這條路,陷入兩難。

l        美國在TPP談判具有優勢主導地位,足以排除中國干涉的力量,這將是台灣突圍的機會。

l        加入TPP可擺脫雙邊FTA 封鎖台灣的戰略陷阱,目的只是避免被經貿結盟簽約給邊緣化,重回正常的經貿競賽,但千萬別幻想更多的「經濟自由化」、或更多的協議簽約就能給台灣帶來多少發展機遇。

l        經濟自由開放程度台灣已經非常高,甚至過度開放,必須趕緊調整其他面向的體質才能因應,否則會弊大於利。

l        如能順利參加TPP,避開十年來的FTA圍堵的糾葛,則此後關鍵的參賽能力,靠的必須是產業實力、國民素質、政府能力、與國家意志,這些都還要台灣民眾自立自強。

l        本文希望從釐清令人迷惘的經濟自由度談起,尋回台灣理性探討問題的基本能力,整個社會能否自發性思考學習、自行解決困難,是國家能否繼續發展提升,基本但關鍵的決定因素,過去百年來學習、抄襲、模仿、師法、追趕的習慣,已經不再是人均所得20,000美元國家該有的思維,否則永遠趕不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u James 的頭像
Wu James

老年分析師

Wu Jame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張涵策
  • 感謝版主分享,由其對新加坡和香港的部分,獲益良多。
  • 星港都在失去了方向感, 不妨拭目以待

    Wu James 於 2015/04/06 09:02 回覆